一千三十六章 华命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罗伯特?汉默是特事局的一名老鸟,但还是被所见所闻震撼到了。
    这小小农场所揭示的邪恶污秽程度,超乎寻常,他办案二十多年,这个程度的超凡事件,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并且每一个都是关联深远、内幕重重的大案。
    他也明白了赵文睿明明面对糟糕局面,却强势、甚至嚣张的原因。
    当然,这里的邪秽是否真的由赵文睿一手破除,还需要确认。
    “能理解,并且也不是什么难事。”
    听明白了罗伯特的意图,赵文睿表现的很痛快,他对迈克道:“摘了眼镜。”
    迈克摘了眼镜,罗伯特和妮芙自然注意迈克戴眼镜,然后就发现根本没有瞳仁、虹膜之分,只有一片深邃的漆黑。
    “嘶!”罗伯特下意识的吸气。
    妮芙惊道:“黑巫术!?”
    “伥鬼。有人要毒杀我,却让我因祸得福,觉醒了血脉力量,我的好朋友跑来医院灭口,我自然不能薄待他。”
    受天朝文化影响,罗伯特自然知道伥鬼和为虎作伥,也能听的懂‘因祸得福’这类天朝风的说法,以及‘不能薄待’这类反话。
    他这时才想起,马奎斯?赵,是有天朝血脉的,便是冲着这一条,也能获得些额外的优待,更遑论觉醒了东方血脉的神秘力量。
    指不定十几个小时后,就该他敬礼喊‘Sir!’了,又哪里是能轻易拿捏的?
    妮芙也意识到她怕是报仇无望了,觉醒了东方神秘血脉的超凡者,这意味着比寻常的天朝人更尊贵。
    如果这个马奎斯?赵有意,怕是很快就会去星城生活。
    星城指的是深空卫星城,位于地月之间的拉格朗日点。人口三亿两千万。
    在这个世界,天朝已经迈入恒星时代,被很多其他国度的人称作外星人。
    着眼星空,很自然的看不上了仍在重力井中挣扎的其他国度人类的蝇营狗苟,所以超然且牛逼。
    哪怕是除天朝之外,经济军事最强大的联邦人,看天朝人,也普遍像地球的阿明哥人看灯塔国人般,仰望,充满了羡慕。
    而东方血脉超凡者,就是天朝人中的上等人,命贵权大,所以……
    赵文睿很快就品尝了一把‘华命贵’的滋味。
    说实话,虚荣心很是得到了一回满足。尤其是在有关人士确认了他汉字读写都没问题,汉语说的标准,汉文化也堪称正宗之后,相关档案,立马就从华裔改为了华人。
    要知道光是这个华裔,都是马奎斯?赵费劲心力才考出来的,马奎斯的记忆显示,对他而言,这个资格可不比考大学容易,且不是什么野鸡大学,而是除了学业、还要看社会实践课等表现的常春藤联盟。
    至于入籍、绿卡,基本上不存在的,就连那些顶级人才,比如著名科学家什么的,也得是有卓越贡献的,才有望拿绿卡,至于入籍,若是不能让自己成为天朝通,那么就得有炸药奖级的重大发明贡献,才能入籍,否则一辈子绿卡。
    而华人就代表天朝国籍,全球除了个别装逼犯国家故作矜持的不认,哪怕是联邦,都认天朝,及本国这样的双国籍,并且有着纡尊降贵式的优待。
    有了天朝国籍,全球都可以免签或落地签,还有各个方面的优惠政策。在联邦,哪怕什么都不会只是家庭主妇一枚,都能靠着天朝国籍带来的便利,被聘用为顾问,从而领一份不错的薪水。
    而像赵文睿这种超凡者,又肯为联邦效力的天朝国籍拥有者,简单的说就是到哪里都能高人一等。
    因此他加入特事科后,直接就成了探长,跳过了见习探员,探员,只需要有空去补几堂专业培训课就OK。
    而他的档案,保密等级也直接提了7级之多,跟联邦国会议员和议会议员是一个级别的。家人都住有特事警卫巡逻的小区,之前的烂事,包括黑警、被毒杀,自有人帮他摆平。
    就连凯茜,也直接调动工作,调去首都联邦储备系统下的某银行当经理。
    凯茜数年来谋求的、不惜向肥头大耳的领导献身的职务,就这么到手了,并且更好。毕竟联邦也是有铁饭碗之说的,而银行系统,没有比联邦储备局下辖的银行更铁的饭碗了。
    有车有房,直接成为中产中的上层,福利就是这么好。
    第一次在穿越世界享受这种以华为尊待遇的赵文睿,自然是很开心、很自豪,还有点小雀跃、小兴奋。
    凯茜也怀着忐忑的心情,低眉耷眼的开始曲意讨好他。
    直到他变态无需离婚,这才没那么刻意了,甚至喜极而泣。
    “终不过是个理想不高的普通女人。”赵文睿心中如是想。
    他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又或禽兽不如。
    再加上凯茜在他而言,是贴着人妻标签的新鲜女人,而凯茜生活和工作上的好的变化也确实是他带来的,所以享用起来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耳鬓厮磨了几日,竟然有了那么分郎情妾意、恋奸情热的意思了。
    “所以说,人啊,低俗一点其实也挺好。”第五天的早上,赵文睿跟凯茜完成了‘晨练’之后,惬意的靠在床头,吸着烟斗、品味着这些天的变化如是想。
    ‘叮叮咚!’铃音响起,是他的手机。
    赵文睿皱了皱眉,从加州西海岸搬来东海岸,新的工作,新的生活,特事局希望他彻底跟过去说Byebye,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所以新的电话码号,只有一人知道,那就是他的新上司。
    拿起电话一看,果然是。
    接通。
    “长官好,我是马奎斯?赵……”
    不到一分钟,赵文睿挂了电话。
    凯茜顺着他的身体爬上来,慵懒的道:“不是有15天的假期么?”
    “剩下的10天恐怕要挪到以后了。特事局的工作显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风光。”
    “不会有危险吧?”
    “危险还是有的,不过我足够强大。”
    凯茜眉眼中带着风情,意有所指的道:“是很强大,我领教过了。”
    探手在其丰腴的臀上拍了拍,凯茜裹着被子滚到一边,赵文睿顺势起身穿衣。
    半小时后,穿着唐装,显得精神而干练的赵文睿出现在特事局某办公室。
    唐装自然是受天朝文化影响而风靡世界的,号称是现代武者的甲胄。
    只不过这唐装不是什么对襟盘扣(清),也不是所谓的中华立领(欧,日本应用都比我国早),而是交领右衽。
    交领就是左右相交,一上一下,右衽则是左在上,从而左襟压到右边。
    天朝以左为尊,天朝本土教派道家,称左阳右阴,所以左为上,左压右。
    不过到了现代,服饰还是有了不少的改变,过去的宽袍大袖,只有才大型祭祀之类的才会见到,如今都是短衣,袖子也是小臂处微敞的筒袖,收腰,有束带,用料挺括,垫肩,有制服效果,而不是古时的那种随身松垮。
    赵文睿休息期间置办衣物,了解了这些款式后,很容易就适应了。并且还将原本垂肩的飘逸棕黑头发扎了起来,虽然眼珠子随了母亲是灰蓝色的,但立体的五官和东方人的细腻黄肤有加分,气质也还行。
    不过他很快就需要换上专业的战斗服了。大妈级的白人女领导并没有学会东方式的含蓄和优雅,开门见山的告诉他,他得出任务,而且是去西海岸处理跟他之前经受的那个农场案有关联的案件。
    “What?”
    赵文睿心说:“特事局死的没人了吗?没有我之前你们是怎么办案的?我都调到这边了,这一家伙又得飞2000多公里去西海岸?”
    当然,作为一名智商正常的人,他不会当面发这个
    inject()
    牢骚,毕竟办什么案子,他确实没所谓。既然不介意接收,为毛还空抱怨一通惹人嫌?难道上司就没想过这些问题?
    所以他很痛快的就‘YesSir!’了。
    他的新长官看那意思也没打算给他解释,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就打发了他。
    下午,他从附近的一个空军基地,搭军机前往西海岸,通行的还有一队彪悍的锅盖头。看其一个个气息沉稳、举止从容,谈笑自若,显然都是不缺实战经验的老兵。
    并且,装备比SWAT还要精良,高纤维作战服、复合模块装甲、专用的多袋作战背心,号称近战之王的AA-12全自动霰弹枪。另外,居然有黑驴蹄子、黑狗血、牛眼泪这类玩意。也算是让赵文睿大开眼见,心说:“果然是特么的外国的月亮更圆,对得起上帝么?你们这些假信徒!”
    当然,天朝驱魔风仿的再像,也摆脱不了他们是炮灰的事实,只一条以凡人之身对抗超凡就够了。
    赵文睿看他们满不在乎的样子,也不晓得是天生粗神经,还是尚未被现实教做人。
    除了这些不算年轻的阿兵哥,还有就是三位同僚,两个探员,一个探长。
    跟他平级的探长威利斯勉强也算是超凡者吧。
    据威利斯自己说,他来自教会,属于走培训流程,经历重重试炼而踏入觉醒者行列的。
    不过赵文睿觉得他其实就是完成了青草试炼的杰洛特一类的猎魔人。
    经验丰富,实战能力强,这是威利斯的长板,但逼格跟他这种觉醒了血脉力量的超凡者比,还是差了一筹。
    两位探员都是普通人,且都是女人,是他跟威利斯的搭档。
    搭档是女人,并不是特事局考虑到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而是这个世界,认为在除魔领域,女人比男人更有优势(凡人层面)。
    主要优势体现在精神力上,据说同样是接受专业训练,女人对惑控类超凡打击的承受力、抗力,普遍更高。
    另外,有专门的技术,可以让女人成为男性超凡者的外挂电池。
    赵文睿了解了具体说法时,险些笑出猪哼声。
    心说:“这特么的算是典型的歪嘴和尚念错经吧?竟然将东方邪门歪道的‘鼎炉’那套堂而皇之的当个办法用上了。并且跟散发着臭宅味的命运之石交配补魔有异曲同工之妙,毫不掩饰的就向着‘上床能当玩物,下床能当炮灰’的路子去了。那些女权主义者呢?都死哪儿了?这也能忍?”
    但不管怎么说吧,一线凡人女探员的真实地位,就是这种猎犬之上,搭档之下的消耗品,读作搭档,写作战妾,官方出钱帮养帮调教的战妾。
    赵文睿还因为这貌似传统法门、但实际上更像是福利放松的怪异路数闹出了些笑话。罗伯特?汉默的报告让特事局一度以为,迈克就是他的炉鼎,为此还惊奇天朝的超凡血脉就是犀利,阴阳平衡的大道至理竟然也能颠覆。
    赵文睿被不轻不重的恶心了一把,不久前才解释清楚,所以搭档安排的晚了些,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
    看着还行,波大臀大骨架大,腰细腿长大洋马,金发碧眼,据说是纯正雅利安血统,今年21岁,算是这个人种的女人最好的年纪。该人种比较早熟,一过25就熟的有些过,30岁后则开始向水桶腰大妈发展。
    不过赏心悦目就可以了,借着名目占便宜就算了。他不想以后一提到超凡事业,就跟下半身关联。
    军机跟舒适无缘,座位硬、噪音大,坐上几个小时,能让人充分体验什么叫舟车劳顿。
    抵达目的地已经是傍晚,却没有休息时间和用餐时间,直接搭乘直升机前往一线。
    具体的地方,就是赵文睿干掉女巫的那个农场。
    为什么是这里呢?
    原因也简单,这里是整个地区唯一一片没有邪异发生的安全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威利斯才是支援小队的为首者,但这里的负责人却是对赵文睿更为热情和尊重。
    很显然,这个行当里也是强者为尊,这里的负责人认为赵文睿够牛逼,清理过的地方邪异不敢再来。另外,本着外来和尚会念经的原理,赵文睿作为东方血脉,也更受推崇而信任,负责人甚至不乏献媚的称他为天师。
    “过誉了,还是叫我名字就好。”
    赵文睿跟对方简单客套了一下,就将主导权让给了威利斯。
    这让威利斯很受用,同时也投桃报李的主动跟赵文睿拉近距离,有商有量的,不知道的还因为合作过多次的老战友。
    接下来的第一要务,自然是了解案情。负责人准备了吃食,四个人边吃边聊,锅盖头们自然是跟他们是分开的,伙食也远没有他们的好。
    赵文睿咬了口肉夹馍,喝了口羊杂碎,竟然意外的正宗,而不是按照联邦的偏甜酸口改过的,这让赵文睿再次深感自豪,心说:“连饮食习惯都以天朝为上了,这才是万国来朝的中央之邦的逼格。”
    至于案情,说简单也简单。罗伯特?汉默和妮芙?坎贝尔等于是替赵文睿善后。
    赵文睿搞定农场的邪异之后,拍拍屁股走了,罗伯特和妮芙却需要将来龙去脉梳理清楚,然后入档。
    而正如罗伯特所猜想的,这个农场所涉及的,的确是非同寻常大案,牵连深广。农具房的那些挂尸,以及地下室的残骸都不过是冰山一角,烂果园才是大头,那下面简直就是万尸坑,起出的骸骨初步估测,数量超过2000人!
    这简直就是大屠杀,而且也不可能是霸占农场的一个女巫就能做下的,这个农场,很可能是某个邪恶组织的埋尸点儿。
    案子自然要查,而为了收集情报,农场所属的树墩镇,就成了第一站。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罗伯特和妮芙失踪了。
    并且他们并不是唯一失踪的一对特事局搭档,已经先后有3对搭档消失在树墩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尤其是第三对,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失踪的,有类似HRT(人质救援小组隶属FBI的特战精英)的锅盖头,还有镇上的治安官和警员陪着,结果转角杀,很寻常的拐个弯人就不见了。
    特事局自然不死心,让锅盖头撒开人马找,结果等入了夜,锅盖头也相继消失了。
    威利斯听的眉头蹙起,食物都没心思吃了。
    主要是失踪人员中,有威利斯自认比他更优秀的超凡者探长,他慌啊,尤其现在是夜晚,正是邪异大限伸手的时段。
    然而特事局不远千里将他们调过来支援是为什么?还不是知道拖的越久,营救希望越渺茫?所以诸如‘天亮后再行动’之类的话,趁早还是别说。
    赵文睿吃的倒是很香甜,主要是口味地道,不禁勾起了思乡之情,有种别样的满足感。
    “赵,你怎么看?”威利斯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同僚,于是就问。
    赵文睿三两口将最后一点羊杂碎吞下肚,抽了两张餐巾纸擦擦嘴,道:“我觉得转门的可能性很大。本质跟魔术师常用来藏物的那种翻板式转门相似,但格调应该更高些。”
    负责人接话道:“请详细说一下。”
    “我之前在交代这里的除魔过程中有说过雾浪阻路,迷雾营造氛围,以及浓雾笼罩区域,三种状况,这三种状况能统一成一种说法,就是对方有制造就结界的能力。结界内是有一定的领域特性的,如果将它与镇子结合,是可以制造出里世界的。”
    赵文睿又道:“烂果园下埋的众多尸骸,我怀疑也是某些人为了制造一个特殊的界域而谋害的。”
    负责人追问:“马奎斯,你所说的这个界域,是不是类似于洞天福地,又或者半位面什么?”
    “恐怕没那么稳定。我觉得是一个通过一个立足点,用邪法自行开辟的的奇特空间。如果跟被我灭除的女巫的相关信息横向联系,可以理解为一个微缩的邪恶冥域,腐烂、血腥、凋零、扭曲。”
    “如果真是如此,你有解决办法吗?”负责人又问。
    “有,将有关人士全杀光就好。”赵文睿说着笑了起来,露出整齐而又森白的牙齿……
inject()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