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 长风起,万里黄沙落花萼,倩影相辉(十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分章了。
    ------
    亲眼“看到”秦梦瑶杀了令东来,然后竟然朝自己攻来,阿飞不禁大吃一惊!他下意识的举手抵挡,但此时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的手脚,有的只是一团意识,有五官六感,却无法调动武功和真气。
    是了,自己的身体明明不在这里,这秦梦瑶是如何“看”见的呢?
    且在他思索的刹那,一股带着毁灭气息的冰冷已经从天而降。秦梦瑶那双没有丝毫感情的双目缓缓睁开,变得如千百丈宏大,从虚空忽中牢牢的盯着他!阿飞与这双天地之间的巨大眼眸对视,却只看到原本世人眼中那漆黑如豆、溢如春水的眼眸,此刻变得麻木不仁,冷冷的看着他这只在天地之间挣扎的刍狗!
    “秦梦瑶!”
    被困住的阿飞,从心底里发出一声呐喊,不知道是因为震惊还是惊恐!
    她才是最终的BOSS!
    阿飞似乎明白了一切。
    但这声呐喊似乎惹怒了对方。忽地从四面八方来的力量开始猛烈的撕扯着他,仿佛要把他彻底的撕碎和毁灭,然后无情的镇压在这片风沙的最底层!
    即便是阿飞拼命反击和抵抗也是无济于事,击杀了令东来的秦梦瑶,仿佛是变成了不可动摇的高山,而苦命的阿飞只是这山脚下的一只虫子,被那亿万吨的巨石狠狠镇压和击溃!
    “该死,这样下去我的精神可要被重创了!八师巴,怎么还不解除那变天击地大法?”
    阿飞在内心里大喊着!
    只要八师巴解除这门武功,苦命的阿飞就可以立即脱离这里,回到自己的身躯之中。秦梦瑶和自己的物理距离还很远,不会立刻飞到眼前来击杀自己了!
    而且他是玩家,即便是被击杀了也无所谓,但不能被某些玄玄乎乎的精神力量给困住了,对外不言不语,不行不动,岂不是成了活死人了?
    “哼!”
    似乎是一声闷哼,却那八师巴的声音,带着极大的痛楚迅速消失了!
    阿飞吓了一跳,忽地意识到八师巴已经被秦梦瑶重创了!
    而自己呢?
    他下意识的往下坠去,但那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却依旧牢牢地抓住他,不肯让他逃走半分。阿飞心中忽地生出一股明悟,这秦梦瑶刚才已经击退了八师巴,把“自己”的这团意识抢了过去!
    现在,他已经变成了秦梦瑶的俘虏了?
    阿飞从灵魂深处打了一个冷战。
    “太玄幻了,我不要被禁锢灵魂,变成这个无情的静斋仙子的玩物啊!”
    但武林盟主的呐喊无济于事。秦梦瑶仿佛是这天地之间的神灵,在她无情的注视之下,一道雪亮的闪电从阿飞头顶笔直的落下,直接命中了阿飞的心灵,将他狠狠的劈入了最深沉的幽暗地狱!
    ------赤兔记------
    咔嚓!
    仿佛是一道闪电在空中快速划过。
    蒙赤行、思汉飞、赵德言、方夜羽和里赤媚,五大高手的脸庞同时被照亮了,短暂的雪亮之后又迅速的阴暗了下去。淡淡的阴影遮住了他们的身材,也遮住了各自的心情!
    面对厉若海忽然爆发的猛烈攻势,魔师宫一方的高手们严阵以待,在紧张的同时,还有些人跃跃欲试!
    毕竟是面对破碎虚空级别的大高手,他们也都想知道,如果合五人之力,能不能挡得住厉若海的一击?这其中赵德言、里赤媚等人最为激动。在他们看来,厉若海是剩下的破碎虚空竞争者中“最差的”,比不上令东来,也比不上庞斑和浪翻云!
    尤其身为「魔帅」的赵德言,甚至认为他自己和厉若海单挑的话,应该也不会差多少。如果他们五个人一起,即便是几人各自有伤,但也不是厉若海能够轻易打发的,甚至还会在某种程度上占据着上风!如果厉若海这一招无功而返,自己在某个时刻趁机反击,是不是还能够从这位「邪灵」的身上弄点利息?
    赵德言眼中爆出一团神采,然后迅速又收敛了起来。
    眼下破碎虚空的任务显然已经到了尾声。等到一切结束后,只有一个人能够破碎虚空,其他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失败者!赵德言虽然没有参与竞争,却不代表他没有野心和抱负。他深知自己目前实力不够,依附在有渊源的魔师宫势力上,根本目的还是希望在这一场纷争之中保存自身,然后从那些失败者的身上给自己找到更进一步的机会。
    而机会或许就在眼前!
    他握紧了手中铁枪,枪尖透出的气息已经遥遥指向了那厉若海,吞吐不已!
    这个气息让方夜羽都察觉到了。
    「小魔师」皱了皱眉头!
    他可没有赵德言的那种自信和心情。作为庞斑的徒弟,蒙赤行的徒孙,他学会了庞斑的武功,又继承了蒙赤行的心性,堪称是魔师宫最有前途的传人!
    更重要的是,他经历了当年的天下争霸的失败,以及当今在大江湖惨被阿飞一度打残的阅历之后,使得他有着魔师宫常人难有的眼光!不说别的,方才那道闪电,他清楚地看到是从厉若海身体里迸发出来的,并不是天空上落下的雷电之力。
    这说明了什么?
    小魔师早就屏住呼吸,浑身颤抖!
    当年他的师父庞斑,就是在和浪翻云那一场惊天大战之后,返回了岸边给靳冰云穿上了鞋子,然后也是这样从体内爆出一道闪电,空无一物的破碎虚空而去了!
    这不是天地自然的力量,这是人体本身的力量,更是破碎虚空的力量!
    所以觉察到了赵德言的跃跃欲试小魔师,忍不住出声,低声提醒道:“全力防守,合力挡下他这一招,不要贪功冒进!”
    这句话原是想说给赵德言听得,不过刚说出口,却听到两声淡淡的冷哼,一个自然是赵德言,另一个却是那「人妖」里赤媚。
    方夜羽心里一惊,正要再度提醒,但厉若海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了。几乎在那闪电光芒消失的同时,厉若海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双方看似还有两三丈的距离,但是「邪灵」一只手抬起,手中似乎抓着一柄闪着金光的长矛,看起来像是丈二红枪,朝他们同时刺来!
    嗡!
    刹那间无数的枪影从他手中射出来,像是一条条扭曲的射线,无视时间和空间的阻隔,带着火焰的炙热强势落到了他们的面前。与此同时,五大高手也同时出招,与那厉若海的燎原枪法撞到了一起。
    某种莫名的惊惧掠过了方夜羽的心间,他明智的收回了所有的力量,笼罩了自己的身体各个角落。三八战戟绽放出美妙的招数和轨迹,将方夜羽从庞斑那里所学到的所有精华都施展了出来。
    反击?
    不,能从厉若海这一击中活下来,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那些无孔不入的枪法将这天地之间交织成了一张网明明,感觉不到任何的杀气,却又让他处处心惊胆战。三八战戟激烈的碰撞如雨一般扑面而来,让他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厉若海已经舍弃了所有人,正在朝他全力攻杀。只要他稍有差错,便会被数百道的长枪穿身!
    不只是方夜羽,其他人的感觉也是一样的!
    五个人,都在感觉厉若海正在朝他们自己全力的、舍去了一切防御的攻杀!
    已经是大成境界的燎原枪法,如同浪翻云的覆雨剑,早已经有了它自己独特的领域和禁区!
    但只有赵德言和里赤媚两个人的感觉是对的。
    随着那片攻势越来越密,越来越快,视线之中的枪影已经看不到了,能看到的只有一片火红。天地之间,仿佛也被这一片火红色覆盖,彻底的铺上了一层金红的、正在跳跃的火焰!
    嗡地一声,天地一片安静,火焰忽地敛去了!
    “噗!”“噗!”“噗!”
    几口鲜血几乎不分先后的喷出,鲜红的洒满了眼前的地面!
    蒙赤行,思汉飞还有方夜羽同时重伤!他们各自喷出一口血后,身体遥遥晃晃的朝后退去。
    方夜羽武功最差,足足跌出十几步之后,哐当一声撞到了一棵大树,然后背靠着大树坐下!被震落的树叶落在他的肩头上,也落到了他胸口前的伤口上。
    一股真气残留在体内,封锁住了他的所有经脉。
    他已经失去了站起来的力量!
    但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竟然还活着!
    与此同时,他看到了蒙赤行和思汉飞这两位前辈,在退了两步之后也缓缓的坐倒在
    inject()
    地,正好挡在了他的面前。两大高手用手中的兵器支撑着身体,但已经无力站起身。
    “师祖,王爷!”
    「小魔师」悲呼一声。
    方才若不是这两位前辈替自己分担了一些压力,或许自己早已经死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两人被重创,和自己一样再也无力一战。
    「小魔师」心头一片惨然!
    他知道,他们五个人联手也输了。
    更让「小魔师」心惊的,却是依旧站在那里做出手状态的赵德言和里赤媚!那两大宗师牢牢站住了,身躯看上去高大挺拔,并没有受伤或者倒下去的样子。透过他们两人间的缝隙,他看到了那厉若海负手而立的身躯,竟是依旧站在原来的地方。而「邪灵」的手中没有任何兵器,之前那杆惊心动魄的红枪哪里去了?
    “方才你们五个人出手,你们三人的确是想一心阻拦我。但赵德言和里赤媚两人却还带着不同的心思和杀气。所以你们三个能活下来,而他们两人,却受到我反击回去的杀气,自食其果了!”
    厉若海抬头望着天空,淡淡道。
    方夜羽虎躯一震,脱口道:“「魔帅」他们……”
    似乎是伴随着他这句话,此地的长草微微吹动,赵德言和里赤媚那高大而身躯轰然倒下,无声无息的没入了长草之中!他们仿佛是没有生命的枯木,彻底的融入了这片天地之中。
    没有明显的伤口,但方夜羽闭上眼睛,感觉到了生机的消失!
    五人联手对上厉若海,两死三伤!
    在这一刻,方夜羽差点儿跪下,彻底的明白了厉若海的实力。
    如果说当年的厉若海还仅次于他师傅和浪翻云,那么现在的厉若海,早已经突飞猛进,和他的师傅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差别!那是站在破碎虚空的巅峰,俯视这尘世间的存在,高山仰止,甚至都不可触摸!
    在这种力量下,他们这些人能够做的只有顶礼膜拜,然后祈祷着某些一念之间的仁慈!
    “你们走吧!作为魔师的帮手,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两人算是你们冒犯厉某的代价!不过你们出手拦截厉某的做法,庞斑或许并不会支持!”
    厉若海的语气依旧是那般的淡定。蒙赤行终于咳嗽了一声,用一种奇异而深沉的语调道:“阁下赢了……我承认,你有和我徒儿一较高下的实力,甚至连我都说不出你们谁高谁低!”
    作为魔师宫的精神领袖,他能说出这番话,基本上代表着魔师宫的正式认输!从某种意义上说,即便厉若海杀了剩下的他们三人也有充足的能力和理由!
    不过显然厉若海没有这么做。似乎是听出了蒙赤行的疑惑,那厉若海继续昂首道:“用我留在你们体内的真气去感受。遥远的大漠中心,十绝关,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这句话让魔师宫幸存的三人一愣,旋即片刻之后,那思汉飞低呼一声:“这股气息……”蒙赤行也惊讶道:“怎么之前我们……”
    但说到这里「魔宗」也闭了嘴。
    他意识到自己能够有所觉察,是因为厉若海那道真气的缘故。
    厉若海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悠悠的叹了一声:“阿飞……”他仰望远方,深邃的目光穿透风沙迷雾。
    “门主,阿飞怎么了?”赐你一枪抢先问道。
    于此同时,他看到了阿飞的名字,在系统中变成了灰色不是死了,是另一种深灰色的任务状态。但这种灰色的状态,往往并不是很好。
    “他的气息消失了!”厉若海道。
    “什么意思?他挂了?”三戒跳起来道。
    “不是挂了!如果是死了就会复活,现在似乎处于不好的状态中!灰色,而且是深灰色的那种!”赐你一枪在一旁解释了一下。
    “我擦,这家伙总是这么特殊!深灰色是什么意思,不死不活,或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三戒似乎有一语成谶的猜测。
    “别乱说,阿飞向来运气不错!”赐你一枪道。不过他看了一眼厉若海的脸色,自己一颗心也沉了下去。
    厉若海缓缓道:“这里交给你们了。我要去看一下!”说完他抬步就走,速度极快,轻飘飘的没有重量一样一掠十几丈。赐你一枪看了赶紧道:“门主,不要独行。带上我们吧!”
    “这种场合,你们已经不适合来了!去花萼相辉楼等着我!”
    厉若海的声音遥遥飘来。
    赐你一枪头大,忽地又道:“那你也骑着赤兔去!可以节省体力!”随着他一声唿哨,赤兔马忽地扬起四蹄,飞一般追上了厉若海的方向。看到厉若海终于骑着赤兔快速远去之后,赐你一枪稍微松了一口气。但是他回头看到了同样懵逼的三戒和风行烈,以及魔师宫三位要死不死的NPC,都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要大结局了?
    三戒摸摸鼻子,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
    ------赤兔记------
    与此同时,某个遥远的地方,浪翻云收起了覆雨剑,重新背负在了高大宽厚的背上。
    水月大宗扑通一声倒在他的身前,脸上带着某种不甘!地上同时还躺着五六个NPC,包括水月大宗的风火山林四侍,不过看起来他们的结局与水月大宗一样。
    “终究还是不如你,浪翻云!这一剑之仇,本宗是报不了!”
    水月大宗似乎还剩下一口气。他全身的骨头都断了,没有一处完好,此刻费力的睁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浪翻云的背影!
    “当年我说过,这样的刀法也敢来中土争雄?但是你作为东瀛宗师,却并没有听进去!”
    浪翻云正在缓步离去。他的声音缓缓从背后传来,和当年一模一样。
    那水月大宗惨笑一声,喘息道:“当年或许本宗有争雄的志气,不过这一次,却只是为了与覆雨剑你再战一场!”
    说到这里,他竟是无视断裂的骨头,纯粹用肉体最后的力量,一寸一寸慢慢的坐了起来。
    “本宗的水月刀法到了最后的关头,但是败给你的阴影却一直在。如果不能击败你,这辈子都无法更进一步!所以本宗不惜与武曌合作,拿到她的天魔策之后,又前来挑战你!不过这一次,本宗还是输了!”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丝毫的余力再战了。但他还是努力摆了一个跪坐的姿势,喘息了几下之后,伸手费力的去取那水月刀!
    这柄名震东瀛的水月刀就在五尺之外,但水月大宗努力伸长了手臂,手指却差了一寸,怎么也碰触不到!
    即便是握住了刀又能如何?
    他的肉体力量,已经消耗尽矣!
    且在他用尽力气,手臂颓然落下的时候,那浪翻云不知何时返回了过来,猿臂轻舒,将那柄水月刀轻轻地推到了他的手中。
    “如果你放下了这份想击败我的执念,或许今天的结局能够有所不同!”
    站在水月大宗身前的浪翻云沉默了一会,终于缓缓道。
    水月大宗眼中都是鲜血,他已经看不见了,此刻却摸索着将水月刀横放在身前,双手轻轻托着,动作轻柔的仿佛是在触摸最心爱的情人!
    他咧嘴一笑道:“放弃执著?嘿,本宗终究是人,就像你浪翻云,不也是对亡妻念念不忘?这是我们身为人的存在根本,我不像那个人,舍弃了人类的感情,但得到的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
    浪翻云没有说话,似乎被触动了一些东西。
    水月大宗的声音却慢慢的落了下去:“本宗按照承诺,会告诉你那件事情。是的,你猜的没错,那个人就是她!我和她也有合作,这次来狙杀你也有她的撺掇!或许你不知道,她甚至给了我一份奇怪的真气,说是可以拿来对付你。不过本宗没有用,因为那不是本宗的武功。而且我知道,即便是我用了,结果也没有什么不同。”
    说到这里,他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陷入了无比安静祥和的表情中:“如果可以,本宗真想看看你和她一战,一定是精彩极了!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再见了,「覆雨剑」,希望下次见的时候,你已经成功的破碎虚空……”
    水月大宗面向着东方垂下了头。
    浪翻云只是安静的听着,最后他看着这位东瀛的刀法大宗师那没有了生机的身体,慢慢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天地光泽。一阵微风吹拂,周围的长草向着东方轻轻泛着波动而去。
    “真想不到,当年我救下的那位小姑娘,竟会变成这般无情呢!慈航静斋……唉,慈航静斋……”
    浪翻云伟岸的身躯面向北方看着。
    下一刻,他坚定的迈着步伐,在「覆雨剑」护主般的轻鸣中朝那片最混乱的区域而去!
inject()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游戏两万年

    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一章 布设杀阵!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

    少林三藏06-03 连载中

  • 耐色法神

    最新章节:第624章 一切之始,一切之终(大结局)
    一名法师玩家,在删号重来后,拥有耐色瑞尔这一古老奥术帝国的最高宝物——耐色之卷!可以无限升级技能,看我一个火球术轰杀巨龙!伪DND流,部分魔改,请勿完全套用设定和规则!

    梦幻天心05-15 连载中

  • 怪物聊天群

    最新章节:第778章 毁天灭地号战舰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

    泛舟填词10-29 连载中

  • 赤兔记

    最新章节:595 长风起,万里黄沙落花萼,倩影相辉(十三)
    金古温梁黄,武侠万年长! 在《红缨记》的故事结束半年后,大江湖又迎来了新的风波。黄系武侠,破碎虚空,所有的黄系高手济济一堂,向着武学的最高境界发起了挑战。令东来、传鹰、庞斑、厉若海、石之轩、秦梦瑶、婠婠、武瞾......明月照彩云,无数风流人物,谁人能够登上这如梦如幻的武学之巅?已经是武林盟主的阿飞,在这个江湖上继续着他的欢乐与烦恼:是因为郭襄和何足道未成的姻缘,还是云中龙和大剑神的王座挑战,亦或者是那贯穿武侠历史,经久不息的侠与义的纠结? ------------ 本文谨为纪念黄易大师而写的随笔,长短未知,慎入。....邮件反馈

    东郊林公子10-22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