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棍名‘长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要不要与公孙康了结彼此的恩怨。
    没有卢胜安和燕玄空的照拂,公孙康当初真能依靠宗师的特权抹杀仅仅只是普通人的他,不会留下一点后患影响。
    那时的徐直难以明白人与人之间为何是如此的不等,觉得整个世界充满着不公。
    他当时只能拼了命的修炼,不断的冒险,强化自己的实力,不断往上爬。
    对公孙康的怨恨一度成为他修炼和成长的鞭策。
    对于现在的徐直来说,他心性中早已经看开了当初的怨恨。
    怨恨是动力,但也是成长中扭曲心灵的负面情绪。
    不怨天尤人,不自怨自艾,能成才至今天的地步,他早已不承受这种影响。
    但不防他对公孙康的印象不佳。
    拿公孙度当过一年的磨刀石,他也想拿公孙康当一年的磨刀石,将自身提升到公孙康能助推他到某个极限。
    只是没想到公孙康如此怂,相互打斗只是两个多月,就难以承受,跑来燕府求情。
    这比公孙度当年的表现差远了。
    公孙度当年虽然被切磋到产生了心理阴影,但至少嘴和行动还是一致的,硬是坚持了高三整整一年。
    “公孙康感觉你会借巡查司的名义耗到他灯枯油竭”燕玄空笑道:“他本想耗空你的家底,但你挑战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似乎没看到什么希望。”
    “他太多心了,我早就没了什么家底,我还欠碧多环凰七千四百万呢,师傅你给我一点钱,那婆娘催我好几次了,想专门跑到湘北来蹭我的吃喝。”
    公孙康这事值得思考一下,需要想想怎么才能去正确操作。
    若交钱就能算了,巡查司就成了贼窝,名声会大坏。
    栽赃嫁祸有个限度,指不定燕玄空的话就是诸位大宗师、尊上、辅国、巡查司总府等大人物的意见,他必须适可而止。
    他和公孙康私多公少,看得清楚的都能看清楚,只是碍于他背后撑腰的太强,尊上和赵牧等人没表态,一些人暂时没发表意见。
    真要得理不饶人,借着巡查司这个规则把公孙康直接整死了,引得诸多人忌惮,这些人就会齐齐跳出来,明刀子、暗刀子的捅,他的下场并不会比古旻好多少,大概率会英年早逝。
    查还是要查,怎么查,他要好好想想。
    徐直顺利的转移了话题。
    燕玄空也没继续追问徐直如何处理,对燕家人来说,钱财的事情很敏感,燕玄空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七千四百万上。
    “你怎么又欠这么一大笔钱财,怎么花掉的?”
    此前欠皇普图上亿,燕行侠和司徒玄空,又有宋仲恺联手作保,最终变成五千万,徐直才还清那笔债务。
    无声无息之间,燕玄空没想到徐直又欠了一笔近亿的款。
    年纪不大,花钱倒是挺快。
    还想不想修炼了。
    “一言难尽,我在碧多环凰那儿拿了笔了不得的好处,但也被她坑了一大笔钱。”
    徐直眯眼两次,取出几枚火晶。
    又将事情简单叙说了一遍。
    听着徐直介绍,燕玄空对徐直为何能越阶挑战公孙康也多了一份理解。
    “这钱花的值,以后带上你那帮蠢材师兄妹,多去南澳的洞天逛一逛,一定要将快速承受火焰柱的奥妙弄明白。”
    燕玄空肉疼了好一会,才给徐直黑卡转了一笔钱财用于还债。
    “咱们家现在没那么差钱,这笔钱财不是问题,你拿去还债就是了。”
    等同于十七座星轴的力量,这就是十七份并无多少后患的天赋药剂,还是能持续稳定提升的天赋药剂。
    虽然知道了方法,但如何去利用是一桩难处。
    即便是燕玄空成就大宗师,他对火焰柱的益处亦充满着兴趣。
    只是可惜南澳没有大宗师能进的遗迹。
    神山洞天是个好去处,徐直又带不动他。
    剩下一处烈火柱亨油的效果作用有限,与一座迷幻之塔并无多少区别,去不去的影响都不大。
    这桩大好处更多的是给后辈们使用。
    包括燕瑾柏等人已经尝试过三天,亦不知何时才能快速适应烈火柱,以后还需多多去尝试。
    这是一桩大奇遇,按徐直的精神体系,神山洞天内的特殊建筑加诸多遗迹城市中的烈火魔柱,这几乎可以让他们进入到宗师水准的精神力。
    一桩触手可及的宗师机缘,远比虚无缥缈的理念和努力要强。
    若徒弟们能晋升宗师,燕玄空感觉比他成就大宗师还要高兴。
    为了给徒弟们铺路,燕玄空也思考
    inject()
    如何让他们拥有去神山洞天的资格,进入遗迹如何才能确保安全。
    “想与神山那五位交好不是件容易的事,大概率要从后辈身上入手,最好能加强一下与他们后代之间的联系。”
    “瀛国人遁术的辅助效果还算不错,从柳生宗元那儿抠了点秘术,我再融合一番,或许瑾柏他们有在南澳遗迹中活命的资本。”
    七千四百万不是小数目,燕玄空钱财拿的过于痛快,完全不像小气燕以往的作风。
    莫非成就大宗师后会改变秉性。
    看着黑卡到账的金额,徐直显得有点疑惑不定。
    待得燕玄空说上这一句,提及柳生宗元,徐直才恍然想起道:“师傅,莫非菊字大宗师和柳生大宗师给我的赔款到了?”
    “哈哈哈,赔款,什么赔款……你什么眼神,好吧,前一阵送过来的。”
    这么说就很合理了。
    徐直还以为自己提供消息被奖励了一大笔钱财,没想到只是将自己钱财取出来。
    “想填满厚土玄经这个坑不容易,抄家分润的那笔钱财远远不够用,你的钱要精打细算使用,不能大手大脚乱花钱。”
    “看看你大师兄,其他人成就宗师都出去自立门户了,他还在燕家混吃混喝,日子过的艰难。”
    “修炼,开宗立派,以后娶媳妇都要大笔花销。”
    燕玄空侃侃而谈。
    徐直的人脉尚不完整,又未建立家族,诸多要事都是自己忙碌。
    在徐直没有独立门户之前,他会合理管理着徐直的资金流,进行更为有效的分配。
    总之,师傅说的有理,干的事也有理。
    徐直一点也不介意这种代管,不管是抄家分润的资产,又或瀛国两位大宗师的尝还,都还不够他修炼厚土玄经。
    燕玄空手中拿多少都白搭,最终都要被他用完。
    “他们赔了我什么宝贝?”
    薙刀和杀生剑都属于大宗师之兵,有价无市,菊字文一和柳生宗元没可能赔他一模一样的武器,徐直很好奇如何等价折合成其他物品。
    “菊字文一赔偿了一件等阶的大宗师之兵,柳生宗元则是给予了一件宗师之兵,又加了部分现金补偿,还算可以”燕玄空笑道:“瀛国没了木偶替身术的资本,他们倒也算识趣,免了交恶于我们。”
    “那个坏老头居然会赔一件大宗师之兵?什么类型的,能用上吗?”
    各国宗师们的数量不少,但大宗师非常稀罕,真要给一件大宗师之兵,燕家不一定能处理掉。
    像燕玄空能使唤明光刀这样的武器,那属于用的恰到好处,一柄大宗师之兵让他如虎添翼。
    但若没什么用,那就只能当文物和藏品。
    东岳建国千年,大宗师涌现过近百人,大宗师之兵的数量不少,但是一些大宗师过往的武器难以发挥作用,只能陈列在祖祠之中,供给后人缅怀。
    “这就要看你以后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燕玄空笑道:“若一般的大宗师之兵我们也不会同意交换。”
    “看我?”
    徐直心感不妙时,燕玄空将墙壁上一处暗格打开,将一根通体青黑的长棍取了出来。
    “大概是四五百年前,大正皇朝有位叫阿儿答鲁黑答剌麻八剌的大宗师,前去过瀛国搞事。”
    大正皇朝是北疆帝国的前朝,那个连连被格温-马格奴斯屠掉三代君王的王朝。
    这位名字极为复杂的大宗师前去瀛国,武器都落到了瀛国人手上,后果不难想象,只怕是进过四季洞天,直接被坑死了。
    今朝难管前朝事,菊字文一取出的这根长棍并无多少后患。
    北疆人擅长重武器,棍亦是其中的大类。
    一根长棍的大宗师之兵并不奇怪。
    长棍保养的极好,看不到一丝残痕。
    徐直接过这件武器,入手便是一沉,亦伴随着阵阵的冰凉之感。
    “以深海寒英为主材,长三米一三,重达七百二十公斤,据说打斗时有阵阵彩虹乱舞的异相,非常夺目,因此棍名‘长虹’,名字还算不错。”
    燕玄空介绍之时,将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我就知道这老头心思贼坏,他这是专门来恶心我。”
    徐直稍有一点不满。
    宗师都尚要三五年的水磨功夫,大宗师漫漫无期。
    虽有燕玄空在前面引路,徐直对自己修炼的终点亦有一份信心,但他放眼看去,只觉大宗师之路离自己甚远,不知何时才够得着水准。
    厚土玄经具备极强的适应性,对诸般武器并无特定要求,但他想使用大宗师之兵也是困难重重。
    若难以在宗师阶段适应这柄武器,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长虹’只能作为陈列品。
inject()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游戏两万年

    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一章 布设杀阵!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

    少林三藏06-03 连载中

  • 耐色法神

    最新章节:第624章 一切之始,一切之终(大结局)
    一名法师玩家,在删号重来后,拥有耐色瑞尔这一古老奥术帝国的最高宝物——耐色之卷!可以无限升级技能,看我一个火球术轰杀巨龙!伪DND流,部分魔改,请勿完全套用设定和规则!

    梦幻天心05-15 连载中

  • 怪物聊天群

    最新章节:第778章 毁天灭地号战舰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

    泛舟填词10-29 连载中

  • 赤兔记

    最新章节:595 长风起,万里黄沙落花萼,倩影相辉(十三)
    金古温梁黄,武侠万年长! 在《红缨记》的故事结束半年后,大江湖又迎来了新的风波。黄系武侠,破碎虚空,所有的黄系高手济济一堂,向着武学的最高境界发起了挑战。令东来、传鹰、庞斑、厉若海、石之轩、秦梦瑶、婠婠、武瞾......明月照彩云,无数风流人物,谁人能够登上这如梦如幻的武学之巅?已经是武林盟主的阿飞,在这个江湖上继续着他的欢乐与烦恼:是因为郭襄和何足道未成的姻缘,还是云中龙和大剑神的王座挑战,亦或者是那贯穿武侠历史,经久不息的侠与义的纠结? ------------ 本文谨为纪念黄易大师而写的随笔,长短未知,慎入。....邮件反馈

    东郊林公子10-22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