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自首吧,公孙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人庄镇,外面是热闹的喧嚣。
    燕玄空成就大宗师,燕家一门两豪杰,这在东岳历史上都颇为少见。
    够资格前来道贺的人非强即贵,又有大富之人,俱都是东岳阶层极高者。
    觥筹交错之间,一场盛宴在燕人庄镇举办。
    公孙康下榻的厢房却是极冷。
    双目相对,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寒意。
    “徐少府,请座。”
    半响,公孙康才咬牙开口。
    “我是主,你是客,请先坐。”
    徐直看着持着凶鸠剑的公孙康,心下没有任何大意,谨防着这老头子言语不和时的暴起。
    两人暴起打斗的时候比较多,实力也极为接近,别说公孙康有了阴影,徐直也是小心谨慎。
    言语之时,亦不由自主的防护着自身。
    这是燕人庄镇,徐直是燕玄空的二徒弟,关系远比公孙康要硬,说自己是主也没毛病。
    只是双方交谈之初,公孙康就感到了棘手。
    如果时光能回到过去,要么当时下手再重一点,借着宗师规则将徐直弄死,承受燕家的责备,要么不出手,任由公孙度当时受点挫折。
    两者都能承受,唯有这种藕断丝连让人难受,他承受后患的影响太大了。
    公孙康眼神闪烁,目光之中一时有了点悔意。
    他将凶鸠剑放置在红漆木桌上,闷闷的坐了下去。
    随后,他才见身负青柳重水棍的徐直坐在一侧。
    “小度,给徐少府上茶。”
    公孙康看向一旁的公孙度,徐直这次倒没和公孙康起争议。
    大家把武器放下,那就能勉强谈几句。
    万一不行,那就再动手。
    他现在身体完好,公孙康或许是恢复没那么快,又或是想靠着身体的损伤来燕府博同情,并没有恢复好,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
    数个魔法状态在身,徐直此时有着公孙康完好状态的战力,只要不被偷袭,徐直能把这老头摞倒在地一阵抽。
    两人都显得有点沉默。
    公孙康是不知如何开口,涉及巡查司核查,以他的暴脾气开口很容易惹事。
    徐直也在思量。
    任何事情都需要在一个限度内操作,符合律法,也符合行事规则。
    不能怎么爽怎么来。
    若公孙康没太出格的表现,他一棍打死这老头子必然会惹上一身麻烦。
    被谏官联名弹劾,少府之职取消是必然,还需监狱里蹲上数年清醒清醒。
    徐直才不干这种事情,一直以来,他打斗的差不多就收了尾,直接退走。
    在他的计划中,他是想拿公孙康练手,练到差不多就收手,那时公孙康可能耗尽大半家产,还要吃他一记巡查司审查,多少会闷气伤身,而他也能顺利脱身。
    只是公孙康认怂,这计划就难以执行下去。
    公孙康今天能找燕玄空与他交谈,明天可以找司徒玄空,再去求辅国和尊上。
    毕竟是有功于国的宗师,各路大神总归不会看着他被徐直折磨到死。
    这其中只是公孙康付出代价多与少,解决问题的快与慢速度上的差别。
    最快莫过于找燕玄空。
    直接。
    作为师傅,燕玄空能管教到徐直。
    徐直此时出现在他面前愿意谈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何况此行有祝大宗师晋升,可以掩盖不少事情。
    “徐少府,冤家宜解不宜结,您大人大量,别和我们这种破落户计较。”
    公孙康没开口,泡完茶的公孙度倒是提前说话了。
    他姿态放的很低,公孙康眼中怒气一涌,刚欲说话,不知想起什么,又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我和公孙家没怨没仇,只是办一些公事,何来计较?”徐直看着公孙度笑道。
    没怨没仇就怪了。
    没怨没仇能找他们公孙家开刀?
    徐直这是睁眼说瞎话。
    死不承认。
    这事情也没法承认,徐直这趟公事夹带私心,一些人自然看的出。
    但只要徐直没承认,他就是公事公办。
    只要事情没定局,没有谁能因为虚
    inject()
    无缥缈的猜测去指责一位巡查司少府稽查。
    想证明徐直有私心,除了徐直亲口承认,别无多少办法。
    “没怨没仇,那你经常来打我做什么?”公孙康不岔道。
    “查案啊”徐直奇道:“我就是来找你查案,但你每次都不配合,一旦擒拿就反抗。”
    “老夫……我只是不愿意蒙受不白之冤,才奋起做出的反抗。”
    “得了吧,你都黑的跟个墨汁似的,还不白之冤呢。”
    喜欢秋后算账向来是巡查司的本事。
    要么不查,查的时候麻烦就来了。
    整个半死很常见,直接整死的也不少。
    自从徐直升任湘北省少府,公孙家族又开始了新一波的处理,诸多的黑历史不断被抹除。
    但公孙康也弄不清楚巡查司这些年到底存有他们家族多少黑料。
    作为司法独立的部门,巡查司很多资料并不对外开放。
    即便普通权限极高,也难以查询,也只有巡查司内部高级人员可以去参阅。
    听了徐直的话,他心下就是一咯噔,一时不知自己到底犯的什么事,在巡查司那边授了把柄。
    “我们家族还是很守规矩的,一直在律法的范围内做事。”
    “嗯。”
    徐直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公孙康此时也搞不清楚徐直的想法。
    但只要徐直去除掉泼在他身上的那几盆脏水,这礼就没白送。
    “徐少府,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配合您?”
    能来这儿谈,那就是送礼生效了,徐直愿意和谈,公孙康不方便开口的,公孙度都直接代劳了。
    “小度度,你要劝家人主动自首,减轻罪名啊。”
    徐直敲着手指,不断击打在红漆木桌上,一道一道清脆的声音犹如敲打在两人的心房。
    “我们的罪名很大吗?”公孙度小心翼翼的问道。
    就徐直此前安插的那些行刺,拒捕,无视帝国律法等罪名,这一套套的大帽子甩过来,公孙康可能捱不住。
    罪名可大可小,若徐直睚眦必报,铁了心不计后患整他们公孙家族,这几个大的罪名逃不了。
    但若是徐直不追究,秉承民不举官不究,这些罪名又可以削掉。
    多年前利用宗师规则恶性击伤徐直,没人可以利用那件事找公孙康的岔,最多是被燕玄空讨了个公道,要了医药费,又被卢胜安反击扯平了一次。
    时至今日,徐直的地位和实力已经完全不同,再也不是他能随意出手打的对象。
    公孙康最终不得不低头。
    为了他从阁楼上纵身飞跃付出极大的代价。
    “去巡查司就清楚了,该有的会有,不该有的就没有”徐直笑道。
    “什么?我还要去巡查司?”公孙康怒声而起。
    “那你以为呢,如今谁不知你拒捕,主动点,这可不是你那点脏金烂银能解决的。”
    巡查司这两年来查的高门大户极多,超出公孙家族势力的不少。
    但没有哪家有公孙家族这种效应。
    大师对战宗师,这两月激斗的次数极多,他们引发的余波很大,如今修炼界几乎人人皆知,连普通人群体也有不少人讨论有两个很厉害的高手经常打架。
    “去巡查司配合调查,就这样?”
    公孙康最终软下来,不得不同意自己要自首的现实。
    “就这样啊,你还想怎么样?”徐直回道。
    “你确定没算计什么圈套,就等着我钻进巡查司,然后把我搞的翻不了身?”
    被徐直拿着刺杀的名头坑了两个多月,公孙康骑虎难下,他此时生怕徐直又搞什么鬼。
    修炼层次再高都怕人算计,何况他只能与徐直打个平手,远没到无需在意的地步。
    万一被徐直在巡查司拿住,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请个好友帮忙都难,击鼓申冤也出不去。
    “你爱信不信,不信咱们继续上门审查,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你这人很不讲道理。”
    “我对你很讲道理了。”
    “两位爷,你们别生气,有话好好说呀。”
    公孙康现在伤势未愈,又在人家的地盘,一旦打起来,公孙度感觉自己祖爷爷很可能要被打成死狗带回望京。
    有徐直和公孙康的争锋相对,也伴随着公孙度努力的气氛调节,免得两人一言不合就动手。
    你来我往数分钟,这场恶性风波才勉强转了个头,让公孙康勉强有了点底。
inject()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游戏两万年

    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一章 布设杀阵!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

    少林三藏06-03 连载中

  • 耐色法神

    最新章节:第624章 一切之始,一切之终(大结局)
    一名法师玩家,在删号重来后,拥有耐色瑞尔这一古老奥术帝国的最高宝物——耐色之卷!可以无限升级技能,看我一个火球术轰杀巨龙!伪DND流,部分魔改,请勿完全套用设定和规则!

    梦幻天心05-15 连载中

  • 怪物聊天群

    最新章节:第778章 毁天灭地号战舰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

    泛舟填词10-29 连载中

  • 赤兔记

    最新章节:595 长风起,万里黄沙落花萼,倩影相辉(十三)
    金古温梁黄,武侠万年长! 在《红缨记》的故事结束半年后,大江湖又迎来了新的风波。黄系武侠,破碎虚空,所有的黄系高手济济一堂,向着武学的最高境界发起了挑战。令东来、传鹰、庞斑、厉若海、石之轩、秦梦瑶、婠婠、武瞾......明月照彩云,无数风流人物,谁人能够登上这如梦如幻的武学之巅?已经是武林盟主的阿飞,在这个江湖上继续着他的欢乐与烦恼:是因为郭襄和何足道未成的姻缘,还是云中龙和大剑神的王座挑战,亦或者是那贯穿武侠历史,经久不息的侠与义的纠结? ------------ 本文谨为纪念黄易大师而写的随笔,长短未知,慎入。....邮件反馈

    东郊林公子10-22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