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试问手中剑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试问手中剑(中)
    李道一说完之后,便倒头就睡。
    他又默写了一篇兵法给褚良之后,便继续打坐修炼,偶尔也会看着窗外枯黄的树叶发发呆。
    也不知道蜀山和长安怎么样了?
    这封武山徐长安一定是要去的,或许可以看到那袭紫衣。至于比试,他倒是没想那么多,最多就是去看看热闹。
    从扬城出来也有一些日子了,自那日匆匆一瞥之后,莫轻水便消失不见了,甚至连道别道没有。徐长安低着头,从怀中掏出了那枚玉符,仔细的看着。
    最终,他叹了一声。
    一袭紫衣,一身白裳。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他小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坐在门口。
    他没有朋友,不是因为性格的原因,而是因为时叔的管制。当孩子们吃完饭出去玩乐的时候,他总被时叔逼着背一些艰涩难懂的古文;所以,只有天黑了之后,他才能有自己活动的时间。
    那时候,渭城的家门口有长着花。风一吹,阵阵花香袭来。
    他最喜欢的便是紫色的风信子和白色的玫瑰。
    那时候的小长安,多希望这些花能搬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他鼓起了勇气,去和时叔讨要了一个花盆。
    时叔想了想,最终只给他买了一个花盆。
    不是因为没钱,而是要他做一个选择。
    时叔告诉过他,喜欢一件事,一朵花都应该一心一意。你将两朵花都移在家里,总有一天,其中一朵花肯定会因为你对另外一朵花的用心而枯萎。与其让她在家里枯萎,不如让她在大自然中盛放。
    那时候的徐长安不懂时叔什么意思。
    时叔微微一笑,便蹲下来抱着徐长安的双臂说道:“你要知道,银两可以平分,可世间很多东西不能均分的,例如爱和关心。这两件东西,永远不可能做到一碗水端平。”
    徐长安那时候懵懂的点了点头,可是有些道理,现在才知道。
    紫色的风信子和白色的玫瑰他最终都没移栽到家里,那个花盆便一直空着,直到徐长安被迫离开渭城的时候,它还是空空如也。
    他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说自己对两个人的爱和喜欢是均等的,他做不到。
    正如时叔所说,这世间的银两可以均分,物品可以均分,可这人心啊!人心里的欢喜和悲哀,是怎么都均分不了的。当你对着一方说给你们彼此的爱是均等的时候,你便是亏待了她。
    徐长安收起了那枚玉符,甩了甩头,看了一眼睡得正酣的小白,便又继续去参悟自己身上的几部功法了。
    ……
    天空变得有些昏暗,残留在树上的树叶簌簌作响,表达着着它们对树叶最后的不舍。
    李道一和小白都醒了,夜幕将至,这才是他们活动的时间,
    几人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李道一伸伸懒腰,小白立在他的肩头,便要出门。
    “等等!”听到徐长安的声音,李道一愣住了。他转过头看向了徐长安,只见他早已将长剑束在背上,一副也要出门的样子。
    “我跟你们去,我去看看吸血的是不是魔道弟子。”徐长安淡淡的说着,可心里却有些紧张。毕竟当初他的血都差点被人吸了,那人还成为了圣山的少主。
    听到鲜血被吸,徐长安立马想到了那位故人卿九。
    所以,他必须得去看看。
    徐长安让褚良好生的呆在客栈里,便跟着李道一和小白走进了村子里。
    初入村子,村子里很安静,几只猫安静的躺在房顶上,羡慕的看着小白。因为小白可以堂而皇之的趴在人类的肩头或者头顶之上,这对于它们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耀。而且,小白也不用抓老鼠,每天就是吃吃睡睡,甚至还能和人类一起愉快的玩耍。
    小白似乎是感受到了“同类”们的嫉恨,便从李道一的肩头上跃到了头顶,朝着房顶上的猫大声的叫着。
    可才叫了两句,小白便被徐长安给扯了下来。
    两人一猫穿过安静的村子,不知道拐了几次弯,终于来到了一栋瓦房前。
    进入房子,里面人也多的,除了几张桌子再没其它的家具。不过,偶尔会有妇人送一些热水和水杯过来。
    这栋宅子的主子早已去世了,所以便成了无主之物。既然是无主之物,便被村里的赌鬼给拿来利用了一下。
    他们将这空房子改成了赌场,还请了几个女人烧水。他们每晚都纠集一群人在这儿耍钱(赌钱),每晚过后,赢的人都会匀一些钱来给这些为他们端茶送水的女人。
    徐长安跟着他们进了屋子,里面乌烟瘴气的,汗味、脚臭味混杂在了一起。有几人看到了李道一和小白进来,便朝着徐长安努嘴,向李道一询问道:“是新朋友么?”说完之后,便上下打量了徐长安一下,见徐长安只是穿着青衫,便嘟囔道:“这不像是肥羊啊!”
    李道一听到这话,看了一眼有些迷茫的徐长安,便朝着那人说道:“滚你的蛋,什么肥羊,这是我兄弟。他不赌钱,只是担心我来看看,待会就走。”
    那人听到这话,便对徐长安失去了兴趣。他还以为这李道一又介绍了一个肥羊,让他们弟兄几个宰呢!
    知道徐长安不是“肥羊”后,便甩了甩手,吆喝两声,顿时一群人将在簇拥至一张空桌子的面前。
    李道一搓了搓手,朝着他一笑道:“你要不要也来两把?玩的不大,只是随便玩玩。”徐长安瞅了李道一一眼,李道一便识趣的离开了。
    徐长安看着小白在几张桌子前跳来跳去,十分的兴奋,看着李道一一脸的笑,摇了摇头。他已经在考虑以后是不是要静止小白以后来赌钱了。
    徐长安看了两圈,呆在角落看了会儿,发现了有一批人是一伙的,桌子底下各种小动作,甚至有人袖子轻轻一拂,那骰盅里骰子的点数便会变一下。徐长安可以肯定这些人没有修为,若是李道一或者他自己做这些事情,他还能理解,可一届凡俗能在不接触骰子的情况下,让点数有了变化,当真令他叹为观止。
    最后,他还发现小白和李道一也是某个小团体的人。
    他们都是骗人来赌钱,佯装一起输,其实到最后,他们的钱如数奉还。那张桌子上赢得的钱,小白和李道一还有分成。
    徐长安看着李道一,哑然失笑。
    他好歹也是天机阁这一辈最杰出的传人!
    不过,下一秒他便深深的看了一眼李道一。因为李道一前两天才抱怨过有托儿,怀疑小白是托儿。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他也成了一名托儿。
    徐长安看着这一人一猫,摇摇头,走了出去。
    ……
    除了秋风为了显示它的到来,发出了呼呼的声音之外,整个村子似乎是陷入了安静之中。
    当然,赌场那边除外。不过因为那间房子在村子的边上,他们赌钱的时候门也关的死死,便也不会有声音传出来。
    徐长安背着长剑,一个人如同鬼魂一般游荡在了村子里。
    此时,接近子时。
    趴在房顶睡觉的猫们发现了徐长安的踪迹,可它们只是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徐长安,便继续睡觉。有几条狗倒是发现了徐长安,不过它们才想大声呼叫,便被徐长安一瞪,立马乖乖的趴了下去。
    徐长安游荡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便找了个墙角,坐了下来。
    突然,一声短而急促的狗叫声传来,徐长安急忙站起身来,朝着那方向跃去,可当他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条狗躺在地上,早已没了声音。脖子处有一道刀痕,鲜血便从那刀口处流淌了出来。
    徐长安看到这
    inject()
    副情形,便将长剑给解了下来,提在手中。
    小心翼翼的往前探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在屋顶睡觉的猫已经没了踪迹,只有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
    徐长安逛了一圈,仍然没有发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急忙回到那条狗死亡的地方。
    果真!狗的尸体不见了。
    徐长安皱起了眉头,看着地上的血迹,一路往前走,不知不觉中,竟然出了村子。
    南方多平原,所以出了村子便能看到草垛和早已收割完的作物的地。
    他似乎听到了咀嚼声,双脚微微离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慢慢的朝着那咀嚼声走去。
    徐长安的心砰砰直跳,他不怕强大的敌人,反而畏惧未知的敌人。
    突然,那咀嚼声不见了。
    徐长安屏住了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躲在了一个草垛之后。
    他几乎可以判定,杀狗吸血的人便在他前面的草垛背后。他才想转朝前面,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脸,“嘿”了一声,将他吓了一大跳!徐长安仓皇之下,也没有出剑,反而是一掌将那道身影打飞了出去。
    徐长安拍了拍胸口,刚才着实被吓得不轻。
    他都不知道那张脸怎么出现在自己身前的,自从他修行之后,很少被人吓到了。
    徐长安回过神来,便朝着前方走去。
    远处那道身影趴在了地上,徐长安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女人,双眼通红,喉咙间如同野兽一般,发出了嘶吼。
    徐长安皱起了眉,她的这个状态,自己有些熟悉,这是煞气入体的状况。
    不过,看着样子,应该是吸了不少血,神智都快要丧失了。徐长安虽然不知道她是何人,可这样对她始终是种折磨。他想了想,便想用长剑挑开那遮住脸的长发。
    “少侠饶命啊!”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徐长安转头一看,便只见到一人手中提着一只鸡跑了过来。
    这是一个老人,衣服料子应该不错,可如今脏兮兮的,身上还有不少的伤痕。
    他将手中的血淋淋的鸡放在了女人面前,女人立马拿了起来,大口的吸食着。
    徐长安皱起了眉,看着这一幕。
    那个女人似乎是吸食够了血液,通红的双眼慢慢的褪去,恢复了本来的颜色。同时,她眼睛一闭,便昏昏沉沉的倒了下去。
    老人急忙接着了女人,将她好生的安放在了草垛之下。
    “这是煞气入体!”徐长安终于开口了。
    老人眼睛一亮,看向了徐长安,眼中有激动,也有畏惧。
    “你和她是什么情况?”徐长安放下了长剑,指指女人,又指指老人问道。
    老人低着头,不肯说话。
    “若是你不告诉我这煞气怎么来的,只怕再过几天,她就会变成一头没有神智的野兽了。”
    老人仍旧不肯说,也不敢说。
    徐长安看到他这副模样,便轻轻的抬起了手,老人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凌空而立。满目惊讶的看向了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怪人。
    徐长安的手随即慢慢放下,这位老人落到地上,顿时瘫倒在地。
    “你不愿说,我便不强求。可若下次再让我发现吸血的事,定杀无赦!”
    徐长安说着,便转过身,提着长剑,准备回到客栈。
    “等等!”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徐长安停下了脚步,但没有转身。
    “我能相信你么?”老人咬咬牙说道。
    徐长安没有管他,便要继续往前走。
    “我叫胡安!”
    老人终于开口了。
    ……
    徐长安坐在了草垛旁,听着老人将此事娓娓道来,心中波澜骤起。
    胡安没有隐瞒,所有事都说了。
    包括他怎么被骗,怎么陷害自家老爷。
    徐长安目色复杂的看着这位老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人的心是好的,可别人恰好利用了他的这份忠心,这才能成功让荀法下大狱。
    更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这女人是荀法的夫人。想到此事,他立马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那日他感受到荀法身上有煞气缠身,以为是荀法所染,便没多想。还好今日出来了一趟,不然圣朝即将失去一位法儒大家!
    徐长安看着老人,让他扶着夫人,将他们带回了客栈。
    荀法出事之后,家产全被没收,他同夫人只能流落街头。而且夫人的“病症”也越来越严重。老管家胡安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夫人跑到了村子里来。
    自己每天去地里偷点东西报复,晚上就找个地方躲起来。而夫人晚上居然会自己出去找吃的,将村里的一些动物都给咬死了。
    后来,小动物渐渐没了。有也被村民们关到了家里,他们便只能朝狗下手,可狗比不上小动物。胡安害怕夫人出事情,便偷了一把刀放在夫人身边。到了深夜,夫人居然会自己提着刀出去觅食!
    还好,今夜遇到了徐长安!
    徐长安将两人带回了客栈,他轻轻的点在了何书蝶的额头上,让她沉沉睡去,并没有急着帮她驱除那缕煞气。
    他不是不帮忙,也不是不能帮。他是封妖剑体,对煞气天生有着抵抗能力。即便是龙血中的煞气还有龙鳞中的煞气都对他没有多大作用,何况这一缕普通的煞气。
    徐长安想的是,趁这个机会,将荀法逼去长安。
    经过和胡安的聊天,徐长安已经大概推测出此案中的道道。而且他已经确信,那个所谓的“罗三刀”肯定死了。
    若是细细勘察,借助一些实力,肯定能还荀法一个清白。
    不过,他如今已经不是忠义候,而且他相信荀法有实力还自己一个清白,现在要做的只是将荀法给救出来。
    徐长安想让荀法自己为自己找回清白!
    ……
    这一夜,徐长安没有睡。他还是有些犹豫不定,他恨不得暴露自己忠义候,平山王世子的身份将那侯博厚抓了。可他知道不能,甚至如今到了封武州的地界,他不敢再使用那块“齐”字令牌了。若是被青莲剑宗的人抓到,被迫去参加六宗大比,他的身份八成要被暴露。
    天亮了,李道一和小白回来了。
    徐长安将此事对李道一一说,李道一丝毫没有犹豫。
    “将荀法劫出来,要么将他夫人治好,让他去长安,以后要怎么证明清白是他自己的事;若是他不愿意,那他夫人我们也管不了!”
    徐长安听到这话,顿时一愣。
    “可……”
    “可什么可。”
    “你的身份比他十个百个法儒都要重要,有什么好考虑的。你现在绝对不能太过于张扬,夫子庙也要少接触。”
    “为了你,妖族能够派出开天境,几位前辈差点嗝屁了。他呢,一个法儒,值得妖族大乱天下么!”
    徐长安听到这话,沉默不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