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9 亚丁丧钟(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亚丁第四军在凌晨抵达,晨间晶莹剔透的露水在地面的微微颤动着中从叶片上滑落到地上,远处宁静大地上响起了轰隆隆的声音
    一队蓝色披风的轻骑兵从高原起伏如浪土丘后面出现,这些马背上的骑兵身体壮硕,皮肤黝黑,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油脂,当先一单人独骑是一名身穿将军铠甲的中年人正是亚丁第四军团长托布拉斯,只见他就在前面突然勒住坐骑,朝后一摆手,刷!百余名骑兵齐刷刷勒住胯下的战马,扬起一阵升腾而起的烟尘,骑兵后面则是一阵阵刷刷的的颤抖
    一道道黑线从骑兵后面浮现出来,一面面亚丁王国的星月旗帜被夜风吹得啪啪作响,无数的刀剑寒光,铁甲铮铮就像是一道银色的巨浪,整齐划一停下的脚步,夜色中呼啸的风声更显肃杀,看见这一幕,等待了大半个夜晚的亚丁将军们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唾沫,
    “是第四军啊!”
    “果然不愧是王都双军之一的第四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怕是比起帝国军队都还要强一些啊”
    亚丁第四军果然不愧是王都两大护卫军团之一,仅仅只是展露一下气势,就给人一种窒息般的压力,亚丁将军们一片赞叹,第四军的加入,,对于伯克陆奥来说绝对是大大加强了防御力量,就算前面与帝国军作战折损不少,亚丁第四军的加入也已经足让战争的天平全面倾斜亚丁一方,同时一名亚丁斥候骑兵飞奔到等了大半夜的索拓罗苏亲王面前,凝声禀报亚丁第四军抵达的情况,在听完报告后,索拓罗苏亲王不由微微蹙眉,托布拉斯果然是桀骜不驯竟然直接派人来告诉自己,亚丁第四军不是来这里度假的,其意思无疑就是说其他部队都是独家的,真是太狂了。
    看见其他亚丁将军们敢怒不敢言的神色,索托罗苏亲王压下内心的愤怒,很快大名鼎鼎的亚丁第四军军团长托布拉斯,这名亚丁国王的近臣,,身材粗壮健硕,铠甲甲叶之下露出的臂膀更是粗的怕人,骑在战马上就犹如一尊黑色铁塔般,一双微眯成线的宽长眼睛,犹如两道柳叶细刃,给人一种野地狼的凶戾感,
    ”诸位,今天见面实在是有些长促,过多的客气话就不说了,这一次来陆克伯奥,第四军只为了一件事,那就是让整个大陆都知道,帝国军队不是无敌的,在我亚丁锋锐的弯刀前,将侵入亚丁王国的帝国将军的人头,带回王都作为贺礼恭祝皇帝陛下!”托布拉斯脸色冷峻的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是来度假的,难道我们就是来度假的吗?
    这个托布拉斯实在是太狂了,完全就没有将所有人放在眼里,就是亲王殿下都。。。。。”托布拉斯的话,对其他将军简直就是群嘲爆炸,一下就引爆了将军们情绪,虽然亚丁第四军有国王禁卫军的外号,但也太目中无人,半个月就想要将帝国军队击败,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只是将军们的这些话,还没有来及说出口,托布拉斯凌厉细长的目光扫看了一下将军们的脸,神色从容的再次开口说道”我想要问一下,帝国军队现在什么位置?第四军初来,总是需要给诸位大人一个见面礼的”
    “见面礼!”
    亚丁将军们脸色楞了一下,接着纷纷露出骇然,这家伙不是狂,而是疯了才对,托布拉斯的意思是要自己单独偷袭帝国军队!这不是开玩笑嘛,这边以一万八千人的力量绞杀三千人的帝国军队,尚且撞得头破血流,托布拉斯的第四军满打满算,也就是两万人,就想要跟帝国军碰一碰?
    “帝国军队在伯萨德”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亚丁将军里边有人喊出声,其他的亚丁将军顿时一静,就连索拓罗苏亲王都是一脸静默,既然托布拉斯要挑衅整个将军群,那么自己看热闹就好了,索拓罗苏虽然是亚丁亲王,但他的封地并不在王都附近,而是位于柏克陆奥行省西北面,靠近亚丁湾下半部狭长地带的库洛塞牙地区,作为一名地方大君,对于一直以来驻扎在王都心脏的战力最强的两大军团,王室之旗的亚丁第一军和国王近卫的亚丁第四军,不仅仅只是好奇那么简单
    在亚丁王国的历史上,王都双军更像是一个定海神针,是亚丁王室压制外地领主的利剑,王都双军离开王都在历史上只有四次,无一例外都是镇压地区领主叛乱,王都双军以其绝对强大的力量几乎是碾压式的胜利,以至于成为压在亚丁领地贵族们头上的两把利剑
    但是身为王室分支之一的索托罗苏亲王更清楚,王都双军常年驻守王都的真正目标,并不是压制外地领主,而是防备亚丁王室的另外一个强大对手,亚丁红龙殿,亚丁红龙殿的亚丁红龙战骑团常年驻守红龙殿,所以亚丁王室的王都双军也是常年驻守王都,而这一次,据说亚丁红龙殿的红龙战骑团意外在埃罗南部被帝国军一战覆灭,亚丁红龙殿数十年筹备的精英骑士损失大半,在武力上已经无法对亚丁王室构成威胁,所以亚丁第四军离开王都南下也就正常了
    亚丁王室最为锋利的剑和帝国战无不胜的长枪碰一碰,会是什么样,索托罗
    inject()
    苏亲王也想要看一看,被誉为王都双军之一的亚丁第四军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伯萨德距离亚丁军大营并不算远,在询问得知大约只有三千帝国军队在伯萨德后,托布拉斯嘴角不屑的微微瞥了一下
    “帝国军队攻击伯萨德有什么原因?”
    托布拉斯眉头微蹙的询问道,他毕竟是刚刚抵达,对于整个战局尚未完全了解,如果认为他托布拉斯就是一个愣头青那就大错特错了,能够成为王都双军的军团长之一,不但要是国王陛下的心腹,而且智慧谋略魄力都是一时之选,
    托布拉斯看起来名声在亚丁军中不算出名,但没有人知道,托布拉斯在成为亚丁第四军军团长之前,曾经用其他名字在亚丁王国的四个方向的边界上各待了两年时间,曾经在烈日炎炎的大绿洲抓过沙盗,也曾经在碧浪如画的亚丁湾追捕过海盗,还曾经亲自策划过迎击南细大陆方面的小规模战事,而亚丁湾南方,则因为没有战事,却是托布拉斯唯一没有待过的地方,对于南方的情况,也只是从地图上审视过
    ”伯萨德是通往西北罗苏山矿区的必经之路,打通这条路,就可以进入罗苏山矿区“这一次说话的是索拓罗苏亲王,他此刻已经冷静下来,看见托布拉斯茫然的神色,鼻翼沉重的闷哼了一声,作为南部战线的负责人,索拓罗苏亲王对于帝国一路进攻,一路释放奴隶的做法很头疼,往往是帝国军队撤离那块地方了,可是被释放的成百上千的奴隶
    “罗苏山矿区?帝国军队去哪里做什么,
    “罗苏山矿区是我亚丁在南方最大的矿区,仅仅开采的奴隶就有五万人之多,帝国军队的目标应该就是这五万人,帝国军队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此次侵入我亚丁南部的帝国军队只有三万人左右,却犹如狂潮一般将我亚丁南方四个行省都卷了进去,就是因为帝国军队每攻击一处,就释放一个地方的奴隶,前前后后,已经有近十万奴隶被帝国军队释放,帝国军队给这些奴隶一些简单的武器,然后放任这些奴隶去冲击贵族们的庄园和府邸,进而形成整个地区的混乱动荡,除非我们把所有的奴隶杀光,否则都是徒劳,就是靠着整个,三万帝国军队竟然让我们四个行省焦头烂额,空让我们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
    “已经吃过人的狗,是不能留的,奴隶竟然敢冒犯主人,铲除掉也是应该的“
    托布拉斯点了一下头,仅仅只是看南方送上去的战报,是看不见这些的,明明亚丁方面掌握着兵力上的巨大优势,甚至是帝国军力的数倍,却是被帝国军队四线同时进攻打的喘不过气来,前面自己也很奇怪这种情况,现在听了才知道,原因竟然是南方的奴隶们
    亚丁湾南部地区虽然不算富裕,但是背靠巨大山脉,外延无边海域,属于绝对安全的地带,人口虽然不算密集,但却是亚丁大贵族种植园密集分布的地带,保守估计,亚丁贵族们在亚丁湾南部的种植园数量足有一万七千多,而在种植园工作的奴隶足有三百余万,亚丁王国重未想过,数量庞大的种植园和奴隶会成为当前南部局面糜烂的主因,帝国军队虽然兵力不多,但是胜在精锐,帝国军队每打下一个种植园,必然会将种植园的奴隶都放出来,想一想南部有数百万的奴隶,托布拉斯也感到自己头皮发麻
    “如果帝国军队进入了罗苏山矿区,将里边的五万奴隶全部释放,那么这些奴隶必然会冲击整个周边百余里,甚至波及到陛下的出生地,王室领地拉岁宫”索拓罗苏亲王意有所指的声音顿了一顿“陛下成为皇帝在即,如果拉岁宫被造反的奴隶冲击,后果怕是。。。。。
    “拉岁宫!”托布拉斯脸色微微一变,拉岁宫是王室在南方的行宫,如果死一般的行宫也就算了,可是拉岁宫不是一般行宫,而是现任亚丁国王的出身之地,就连王室都已经准备将拉岁宫改为拉岁殿来迎合国王登基皇帝,要是拉岁宫被奴隶玷污1消息传到王都,当着总多其他亚丁附庸势力的面,就是在赤裸裸的打国王陛下的脸面,堂堂亚丁帝国,竟然连南方的奴隶都压不住,还有什么脸面晋升为帝国!所以柏萨德绝对不能让帝国军队控制!‘
    “来人,传我的命令,全军转为伯萨德!”托布拉斯脸色一紧,虽然知道索托罗苏亲王有挤兑自己的意思,但至少有一点是对的,不能让帝国军队开入矿区,不能让帝国军队释放矿区的奴隶。
    柏萨德城下,前面激战的痕迹还在,斜插在地面上的残破亚丁军旗在晨风中飘动,断剑残片到处都是,亚丁军战旗咧咧,一个个方块一样的暗蓝军阵压在城下外的广平土地上,无数雪亮的刺枪犹如森林一样展开,托布拉斯骑在战马上,手中缠绕着金丝流苏的马鞭敲击着马靴
    他凶神一样的目光,不断扫过前面的城市,握着马鞭的手不自觉的就紧了紧
    柏萨德虽然不算什么大城,但是防备不差,重铁环大门紧闭,城墙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帝国士兵,十几台老旧的投石车在柏萨德的四角哨塔上艰难的拉紧杠杆,从城墙高度和厚度来说,柏萨德绝对可以算是一个非常坚固的防御线,这就难怪前面索拓罗苏亲王的部队会一天一夜没攻下来
inject()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