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抢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永夜军领两大兵团的长弓手被放在了距离岸边两百米的地方。
    东海士兵的复合短弓即便是上岸后,也很难直接威胁到他们,而他们的安迪斯长弓抛射出的长箭,却足以延伸到海面一百五十米处。
    密密麻麻的火箭腾空而起,形成了火箭箭雨,无论威慑力还是杀伤力,都在东海士兵之上。
    箭支入肉和钉入船只上的声音,此起彼伏。
    火箭箭雨覆盖区内的战舰,星星点点的布满了火点,若是不幸被点燃风帆的,连救都没有救的机会。
    永夜军领使用的是常规战术,并没有动用火炮营。
    因为杀伤东海国的登陆部队,并不是他们这次主要作战目的,麻痹他们,让他们放心登岸才是。
    若是火炮展现出来的杀伤力太大,将史杜宾给惊了,改变作战计划,那就得不偿失了。
    即便是常规冷兵器战争,永夜军领也是最顶级的。
    给抢滩的东海士兵造成了不小损伤,中箭的东海士兵,就像下饺子一样,成片成片的栽入水中。
    “上岸,快点上岸,杀光他们。”
    “兄弟们,跟我杀啊!陛下有令,只要攻破江门港,所有劫掠收获,半数归个人所有。”
    “为了陛下,为了财富,冲啊,杀光他们。”
    东海舰队的登陆战船,顶着火箭雨,艰难的靠近了岸边,猛不丁的一看,大部分战船上都是空的。
    并不是上面搭载的东海士兵全部被射杀了,而是那些操船东海士兵,不堪火箭的攒射,全跳到海中,推着战船往前走,将战船当挡箭牌。
    但是最后十几米,水深齐腰的浅滩,显然无法再用这种办法,只能纷纷从船舱和后面钻了出来,硬着头皮往前冲。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在浅滩中耽搁时间越长,他们需要饱受的利箭攒射波数也就越多,被射中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若是与敌人的步兵绞杀到一起后,对方的弓箭手有所顾忌后,他们便免受这方面的威胁了。
    “公牛军团第一兵团,随我出击。”
    “堡垒军团第一兵团,随我出击。”
    伴随着低沉的战鼓声,永夜军领两个兵团的兵力,踏着整齐的步伐,向着刚刚踏上沙滩的匪寇推了过去。
    标准的枪林盾墙平推,别说是军团战技,就算是个人战技都没动用。
    就算是这样,也杀的东海步兵,抱头鼠窜,血流成河,将登陆的浅滩,都染成了血红色。
    就陆军而言,永夜军领和东海国,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若论装备之精良,永夜军领正规军说第二,阿沙恩大陆没人敢说第一,包括曾经以装备奢侈闻名天下的金斯利家族也不成。
    他们充其量就是让自家精锐一身铁甲,而永夜军领正规军,拥有一身战甲是必备的。
    经过十八年,五次更新换代,永夜军领的战甲已经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铁甲,甚至算不上鳞甲,而是新工艺的混合甲,完美的将布、钢铁、皮革以及术法黑科技融合到了一起。
    单论铠甲防护能力,或许要略弱于密封式骑士铠甲,但是优点多不胜数,重量轻、防护全面、便于维护等等。
    最重要的是,有便携式术法回路插件,士兵可以根据自身能力、兵种、需要,搭载不同的术法回路,从而获得不同战技使用能力,拥有防御系战技的士兵,当启动战技的时候,防御能力远在密封式骑士铠甲之上,没有辗压式的实力,很难破开他们的双层乌龟壳。
    训练程度更不用说了,永夜军领的正规军是标准的职业军人,训练不曾有一日落下,只要军纪严苛、训练和各种物资到位,正常情况下,这支军队的战斗力都会在水准线以上。
    反过头去看东海国,海盗出身的他们,根本没有穿重甲的习惯,能够有一身便于在水中行动的鲨鱼皮甲的,都属于精英存在,大部分水手都是普通衣物,有的甚至光着膀子、赤着脚,这便于游泳、攀爬。
    若是在水上作战,如此装备,自然占据优势,但是到了地面上,与装备完善,协同作战能力一顶一的正规军作战,那就很难讨到好了。
    训练方面,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要求单兵作战能力,在协同作战能力之上,冲锋的时候,乌压压的,并没有什么合作可言。
    尤其是他们现在处于半渡之际,经过刚刚的远程压制,他们的兵力已经分散的相当严重。
    “鱼儿咬钩了,让莉娜和康奈尔也开始行动吧。”旗舰日出号上的史杜宾,看到登陆浅滩上一面倒的屠杀,不仅没有丝毫愤怒,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下达了新的命令。
    江门港派出军团,阻击他们士兵抢滩登陆,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若是永夜军领龟缩在江门港不出来,反而有鬼了。
    毕竟他们这一次搞出来的动作实在太大,铺天盖地的舰队,连绵好几公里,不可能躲过永夜军领的空中侦察哨。
    “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的水手开始登陆。”史杜宾身边侍卫高声命令,伴随着鲜艳的旗帜晃动,命令飞快的传递了下去。
    很快更多的巨型战舰在海面上展开,无数小型战船忙碌了起来,将更多的东海士兵向岸边运送了过来,小型战船的数量是如此之多,铺天盖地,整个港湾中,似乎都在回荡着震天战鼓和那些海盗们的咆哮怒骂,似乎恨不得立刻冲上岸去,将阻击者活生生撕成碎片。
    先头登陆的,是史杜宾故意抛出来的诱饵,主要是由收编的当地岛民组成,虽然其中不乏悍勇之辈,但是在史杜宾眼中,都属于可消耗品,毕竟他们的忠诚没办法保证。
    后面这些登陆的士兵,才是东海国的真正主力,多数是从西海域带来的老水手,无论是忠心还是战斗力,都是毋庸置疑的,绝对是悍不畏死的精兵。
    “所有战舰弩炮准备,无差别覆盖射击,上火药弹,让他们尝尝自己研发武器的滋味。”史杜宾摆摆手,下达了第二个命令。
    “陛下,我们的人已经与他们纠缠在一起了。”副官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这么做会不会引起那些土著们的不满?”
    “嗯?”史杜宾布满血丝的双目,冷冷的在副官身上扫过。
    副官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暗骂一声自己嘴大,急忙道:“我立刻命令他们开始。”
    “哼!”史杜宾冷冷的哼了一声,为自己斟上了一杯猩红葡萄酒,一边品味,一边自言自语道,“从他们踏上岸的那一刻起,他们就
    inject()
    已经是死人了,何必在乎一群死人的想法?只要我们保持足够强大,就永远不用在乎他们的想法。”
    咔咔咔!
    伴随着一连串的机械转动声。
    无数弹丸,腾空而起,向着岸上的阵地砸来。
    “投石机来了,组成防御阵型,寻找掩护!”
    “投石机来了,组成防御阵型,寻找掩护!”
    “投石机来了,组成防御阵型,寻找掩护!”
    战场上,永夜军领一线指挥官的呼喝声,此起彼伏,闻讯的永夜士兵,无论是刀锋距离敌人只有一厘米,还是与敌人扭打在了一起,毫不犹豫的启动了战吼战技,术法能量以声波的方式,无差别攻击,直接将自己身边的敌人给重重弹开,有些离的太近的,直接被巨大的声浪震的头昏眼花,数秒钟都没回过神来。
    “这是什么东西?”
    “刚刚是怎么回事?”
    “他们刚刚做了什么?”
    第一次接触战技的东海士兵,大多数处于懵逼中,眼前的情况,完全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另一边永夜军领的士兵,则是重新汇聚,以那些一线指挥官和手持重盾的士兵为中心,将有些散乱的防御阵型重新凝聚结实。
    轰!轰!轰!
    无数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弹丸砸了下来,爆炸声此起彼伏。
    东海舰队用船载弩炮抛射的黑火药散弹到了。
    在朵瑙江上吃过黑火药亏得史杜宾,当时就深刻认识到了,这种新式武器,对海战模式带来的影响。
    同时也知道,当自己决定迁徙到东海域的时候,双方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疯狂的研究黑火药的使用和应对之法。
    不计代价的投入,让他们在五年前,就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黑火药生产厂,并且将其使用方式与旧有海战模式融合到了一起。
    某种程度上讲,他们的使用方式,并没能自主革新,依旧是在剽窃仿制永夜军领的方法。
    一种是直接抛投大型火药桶,这个需要大型投石车进行,数量少,必须由搭载在甲板上的大型投石机才能够抛射,命中率低,射程近,但是威力巨大,若是中小型战舰被命中,一发就能够重创他们。
    一种则是抛投这种包铁火药弹丸,通过弩炮的方式抛射出来,抛射速度快、距离远,威力上就有点差强人意,就跟大号手榴弹差不多,而且也非撞击式爆炸,而是像火药桶一样弹射前点火,麻烦不说,而且危险,若是抛投失败,可就会在自己船上开花了。
    即便是这样,这两种武器的成功研制,对东海舰队的海战模式也是颠覆性的,威力远远大于石块和弩箭,从单纯的冲撞和登船作战模式,向远程炮击后,再近身作战的混合模式改变。
    这也是史杜宾的底气所在。
    在黑火药运用上,比起永夜军领这个研发者,他们或许要差上几筹,但至少不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面对同样状况,永夜士兵和东海士兵不同的反应,注定了接下来他们的不同命运。
    东海士兵愣神的功夫,黑火药散弹已经在他们中间开花,强大的爆炸力直接将他们冲击的东倒西歪不说,被黑火药爆炸赋予了强大动能的铁皮,面对无甲、薄甲的海盗们,发挥出了十足的杀伤力。
    一旦被射中要害,立刻横死当场。
    就算是侥幸避开要害,溅射到身上后,也会留下道道深可及骨的口子,血流如注,被海水和汗水一泡后,一个个痛的嗷嗷直叫、浑身打哆嗦。
    反观永夜士兵,已经用塔盾组成了一个个巨大的乌龟壳子,所有士兵都龟缩在后面,强大冲击波、溅射的铁片,噼噼啪啪的砸在乌龟壳子上,激起了连成一片的术法荧光。
    很显然,这种防御阵型,并非单纯物理防御,里面融入了术法的成分,协同防御。
    无论防御能力,还是稳固性上,都打破了人力上限。
    一轮生猛的黑火药散弹爆炸,只是让他们一阵晃动,远没到崩溃程度。
    还有一些来不及龟缩回防御阵型的永夜士兵,也没有像东海士兵那样,傻愣愣的站着。
    能寻找掩体的寻找掩体,没时间寻找掩体的,也匍匐在地上,双手抱头,尽可能的龟缩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后背迎接爆炸一面,同样周身闪烁着术法荧光,他们同样第一时间启动了自己的防御战技。
    正确的姿势,让他们大大减少了承受冲击和溅射的面,被击中的几率大幅度降低。
    相比起东海士兵,永夜军领士兵面对火器攻击这一方面,经验丰富,曾经进行过专门训练。
    就算偶尔有不幸中招的,只要不是被黑火药散弹直接命中,通常是伤而不死,经过防御战技和战甲双层削弱的溅射铁片,杀伤力已经大幅度降低。
    东海舰队的黑火药散弹VS永夜军领的防御阵型。
    永夜军领的防御阵型完胜。
    “救援!”永夜军领一线指挥官的声音从防御阵型内部传来。
    呼哈!
    内部传来同声呼喝,防御阵型瞬间化整为零,有序而快速的往前突进,友方士兵,自动闪过,若是东海士兵,直接干脆利落的冲倒在地,也没有补刀,直接从他们的身上跨了过去。
    在他们身后,还有无数未持盾战友在行动。
    若是受伤战友,直接拖入防御阵型中,若是敌人,只要有口气的,则是在致命要害上,干净利落的补上数刀。
    在第二波东海舰队的黑火药散弹齐射到来前的,短短七八秒钟。
    永夜军领的防御阵型往前推了二十多米。
    等到第二波黑火药散弹齐刷刷落下来时,面对的是准备得更充分的防御阵型。
    结果与先前如出一辙。
    东海舰队的覆盖射击,对永夜军领带来的伤害微乎其微。
    反倒是对他们登岸的炮灰部队,带来了灭顶之灾。
    而他们每一次装弹间隙,便是永夜军领的防御阵型出击时间,卡的异常精准,因为他们的指挥官们,开启了鹰眼战技,密切的关注着东海舰队海面上的一举一动。
inject()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