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起步罗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突如其来的绝杀!
    甚至站在旁边的亚历山大也没有想到。
    当看到索菲娅抬起手臂时,亚历山大的心头莫名蹦了一下,以前虽然也见过索菲娅杀人,但是这一次却完全不一样。
    当看到随着一抹黑光掠过,那个女人前扑的身子骤然一挺接着就向台下栽去的同时,亚历山大也看到了那个抓着吊篮边缘,身子悬空逐渐远去牧师扭头望下来的目光。
    那是双亚历山大绝不会忘记的眼睛,透过遮面巾的上沿,刻骨仇恨和要撕裂一切的残酷与愤怒在这一刻都投射在了索菲娅的身上,那目光就那么紧紧凝固着,好像要在这瞬间把索菲娅的样子完全印刻下来。
    亚历山大不由伸手揽住索菲娅,同时用宽大的斗篷把她的身子紧紧拢在自己的怀里,同时他的目光也固定在那个逐渐远去不见的身影上。
    他知道,这是个危险的敌人,不论是他在刚才瞬间展现出的凌厉身手,还是那因为愤怒暴露出的誓死复仇的眼神,亚历山大都知道从今天开始,将会有一个真正的死敌随时在暗中紧盯着他们。
    没有妥协,没有和解,他们之间只有一种结果,消灭对方!
    就在亚历山大揽着索菲娅在几个卫兵的保护下迅速穿过人群向市政厅奔去时,纳山正追赶着那个刽子手。
    当混乱刚刚开始时,那个刽子手趁着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突如其来变化,完全被意外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法国人的混乱,居然在又砍翻了一个卫兵后从台上跳了下去挤进了慌乱奔跑的人群。
    紧接着就立刻有一群人相互拥挤着阻挡住了要追上去的卫兵。
    就在那些挡住了卫兵的人们还来不及第二次换个方向继续挡住去路时,纳山的身影已经向着他们冲了过去。
    他手里的弯刀灵活的往挡在眼前一个人脸上一晃,就在那人吓得不由身子一顿时,纳山拿着弯刀的手肘已经狠撞在他的胸口,在那人疼得弯腰叫喊的时候,纳山已经从他让出的缝隙当中冲了过去。
    “抓住这些人!”
    站在台阶上的夏尔仑向着卫兵大声命令,他从旁边的侍从手里夺过佩剑,随着镶嵌着铁片的靴子踏着地面发出沉重脚步,整队的法国士兵举着武器向着那些忽然冒出来阻挡他们的人们逼去。
    纳山在人群中不住闪动,让过一个个眼前奔跑的人影,当他看到那个已经摘下头套,扔掉斧子正奋力在人群中穿梭准备逃掉的刽子手的背影时,他的嘴里吹出了个悠长的口哨,同时高高举起马刀晃动几下,然后向着那人方向指去。
    立刻就有几个人从不同方向向着那个人围了过去。
    不一会,那个刽子手就被包围在了一根柱子的下面。
    “哈,在纳山的面前你能够跑掉,”纳山手里灵活的甩动了下马刀,看着那个刽子手脸上露出的惊恐神色他摇了摇头“好了别让我费事……”
    “啊~”
    趁着纳山说话分神,刽子手忽然从怀里拔出把短剑,嘶吼着向纳山刺去。
    距离那么近,纳山的已经来不及调转刀尖,刽子手的眼中露出了誓死拼命前得逞的喜悦。
    噗!
    一声利刃刺透肉体特有的声音传来,刽子手的身子骤然盯住,他手里的短剑空空的指着前面,而他的心脏上却已经插着把深没至柄的匕首。
    “没有人告诉过你,我们都是喜欢玩短刀的吗?”纳山把马刀扛在肩膀上,对呆呆的看着他的刽子手说。
    “纳山,他已经死了。”一个波西米亚人从旁边歪头看了看说。
    “那可太糟糕了,我女婿大概还想审问他一下呢。”纳山嘴里说着,却在转身离开时无所谓的随时一推,随着砰的一声,刽子手高大魁梧却已经僵直的身体向后倒去,在地上砸起了一片肮脏的泥水。
    亚历山大这时已经护着索菲娅进了市政厅,当他看到在一队卫兵簇拥下远远走来的德·夏尔仑时,脸上慢慢浮起了一层冰冷。
    夏尔仑的脸色同样难看,他那条原本不是很明显的疤痕这时却红得发亮,当看到亚历山大冷漠的神色时,法国人套在外面的盔甲肩甲很明显的向上一耸,然后才慢慢伏下去。
    亚历山大看着走到身前不远处停下来的夏尔仑,他知道至少现在自己是占了主动,不等夏尔仑开口他已经说:“大人,看来您对这座城市的统治还有待加强,或者说为了保护自己,我们需要考虑寻找更多的武装护卫了。”
    夏尔仑脸上的伤疤再次泛起一层红晕,当平息了外面的骚乱回到市政厅的路上,他已经想到了这次意外可能会成为那些罗马贵族们趁机扩充家族武装的绝好借口,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首先提出这个的居然会是亚历山大。
    “我必须承认发生的一切都无法解释,不过现在只能说这是个意外。”
    夏尔仑的声音粗重有力,配上他身上那比旁人显得更具压迫感的黑色盔甲,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远古巨人般矗立在亚历山大面。
    同时他的目光炯炯,紧盯在亚历山大的脸上,夏尔仑知道自己必须保持这种令人畏惧的样子,否则一场意外的行刑就可能会带来他绝不想看到的恶劣后果。
    “将军,我要保护我的家人,这不是任何人能阻止的,”亚历山大对夏尔仑的话置若罔闻,当看到正笑呵呵的向他们走来的纳山时,他向夏尔仑稍微点头然后揽着索菲娅迎着纳山走了过去“那个刽子手呢,你把他抓住了?”
    “不,稍微有点不顺手,”纳山挥挥手“那家伙死了,我知道你是想要知道点什么的,可没办法那家伙有点扎手。”
    “那就糟糕了,”亚历山大低声对纳山说“你知道那个牧师是谁吗,就是那天晚上袭击马力诺宫的那个人。”
    “是那天晚上那个家伙,”纳山的神色微微一怔,虽然早就猜到,可亚历山大的话后他原本的好心情也略微变得沉重起来“那家伙不好对付,我们得保护好索菲娅。”
    亚历山大点点头,他知道自己对夏尔仑说的绝不是趁机要挟榨取好处,而是真心话。
    那双离去时的眼睛中的憎恨和仇视始终在他心头不去,这让明白那个人绝不会善罢甘休,而他绝不容忍哪怕受到索菲娅受到一点威胁和伤害!
    看着在卫兵们的环护下保护着索菲娅离来的亚历山大的背影,夏尔仑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终于就在那些人消失在他视线之外的瞬间,随着嘴里爆发出一声由沉闷而凄厉的吼叫,夏尔仑拔出剑来疯狂的向着面前的一座大理石雕像用力砍去!砍去!
    直到碎片四溅,剑身崩裂,随着一声脆响,断裂的半截剑身旋转着飞出老远,在地上擦出一串火星!
    “亚历山大·朱利安特·贡布雷,”德·夏尔仑慢慢停了下来,他扔掉手里的半截短剑,透过那些呆若木鸡的手下看着空荡荡的市政厅大门,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我会记住你的,对,记住你!”
    刚刚离开市政厅,亚历山大就亟不可待的派人给驻在城外的乌利乌下了命令,在留下能够确保粮队安全的足够护卫后,亚历山大下令波西米亚人进入罗马城。
    “为什么是波西米亚人?”对已经闻讯赶来的卡罗的疑惑,亚历山大这么解释“因为阿格里人毕竟也是那不勒斯人,法国人是不会允许他们进城的,而且阿格里火枪兵更适合保护已经驻扎好的粮队,而波希米亚人至少名义上都是波西米亚王后的卫队,法国人就不能阻止他们。”
    对亚历山大的话,卡罗似懂非懂,不过他已经决定在波西米亚人进城之前尽量有现有的人手加强对马力诺宫的守卫。
    只是不等他做出安排,当队伍回到马力诺宫时,看着已经被包围起来的宫殿和那些卫兵衣服上波吉亚家的徽章,卡罗一时间有种似乎没他什么事了的错觉。
    让亚历山大意外的是,原本以为派人来保护马力诺宫的是凯撒,可当他看到悠闲的坐在大厅石头椅子里的乔瓦尼时,不禁微微一愣。
    “我们的英雄回来了,”见到亚历山大乔瓦尼就站起来迎上去,同时他张开两臂给了亚历山大一个很用力的拥抱“让我们欢迎你的凯旋。”
    “公爵大人,您让我受宠若惊了,”亚历山大只能任由乔瓦尼拥抱之后才接着躬身行礼,微微向后退开两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我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可以被当成英雄的事。”
    “不,你的确是个英雄,特别是对罗马的所有贵族来说,你让那个德·夏尔仑在我们所有人面前出了丑,甚至可以说是狠狠的羞辱了他,只是这一点你在罗马城里已经是个了不起的人了。”乔瓦尼哈哈笑着,他用力拍打亚历山大肩头,然后揽着他的肩膀在宫殿里慢慢走着“你大概想象不到那些人听说了在市政厅门口发生的事情之后有多么兴奋,而且你也想象不到就是现在,已经有人如你说的那样为了保护自己在到处召集雇佣兵了,很快罗马城里的贵族们就有可能重新武装起来,法国人却只能看着,而这一切都是由你带来的。”
    “殿下,我只是为了自保,”亚历山大并没有打算承认乔瓦尼给他安排的这个英雄的角色,他当然清楚在当下这个时候过于冒头会有多么危险,不过他也没准备轻易放弃这个让罗马贵族们领他这份人情的机会“不过我想法国人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允许罗马人重新武装起来,这对他们来说太危险了,而且可能会有人就此趁机在罗马城里制造事端,所以我认为这个时候更应该有人站出来阻止那些过于盲目的举动,嗯,应该建立一个临时的安全会议,让一切都变得有序些。”
    乔瓦尼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原本显得爽朗的笑容缓慢的收敛了起来,他的目光在亚历山大脸上停留了一阵后,才缓缓的点点头说:“你说的很有道理,这的确是现在当务之急,我想这个会议应该邀请你参加,虽然你并非是罗马人,但是这一切都是受到你的启发和推动才能实现的。”
    “十分感激您的信任,”亚历山大没有推辞,他的目光坚定,哪怕乔瓦尼望着他的眼神里不住不觉中已经多了些什么,但是他依旧没有移开双目,直到看到乔瓦尼再次露出了笑容他才继续说“事实上我在罗马城外就有一队波西米亚护卫,而且我已经命令他们进城,相信这些波西米亚人能帮助我们大家尽快变得安全些。”
    乔瓦尼的神色变得难看起来,声调也略显冷淡:“真没想到你把一切考虑的这么周到,只是不知道法国人是不是会答应你的波西米亚人进入罗马。”
    “这的确是个难题,”亚历山大先露出略感为难的神色,在乔瓦尼刚要开口说话时,他接着说“不过我正要去拜访康斯坦丁·德拉·罗维雷,我想这件事完全可以由他为我在法国人面前斡旋一下。”
    脸上终于露出了意外,他诧异的看着亚历山大,在似乎是想了一阵的沉默之后,他才慢吞吞的说:“这的确是太出乎意料了,我甚至不能不猜测,这一切似乎都显得有些过于巧合。”
    亚历山大脸上挂起了笑容,对于乔瓦尼会这么想他并不感到奇怪,甚至回头想想,连他自己都觉得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简直就是有如天助。
    乔瓦尼走时的心情绝对和来时不同,尽管直到坐进马车脸上都始终挂着笑容,但是那种已经变得僵硬的表情即便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仆人也可以看出来,所以当马车刚刚行进起来,跟在车边的随从就不由稍稍扯住坐骑的缰绳略微落后几步远离马车。
    站在马力诺宫台阶上看着这一幕,亚历山大不由微微摇了摇头。
    想想乔瓦尼早早丢了小命,并非是那么偶然。
    一阵沉闷的钟声响起,亚历山大不由回头望去,看到不远处一座钟楼上大钟随着阵阵轰鸣不住摇摆,亚历山大向卡罗摆了摆手,让他为自己带过马来。
    按照约定,与巴伦娣·德拉·罗维雷会面的时间到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