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厮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颗炮弹落下来的时候,卡尔吉诺伸出去要接酒杯的手就顿住了,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爆裂出一团腥红血雾的方向。
    原本紧密的队形就好像是一块牛油被突然按下去了个深坑。溅起的肢体碎片其实是看不清的,但是到处飞溅的团团影子却让人胆战心惊。
    卡尔吉诺的手收了回去,就在他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紧接着第一声炮响之后的一声声炮声已经跟着响了起来。
    第一枚炮弹居然就幸运的直接扎进了热那亚人的队伍,这让随后的几门火炮几乎不需要校正,直接就把炮弹向着山下的敌人倾泻而出。
    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
    卡尔吉诺看着一颗颗的炮弹落在自己的队伍当中,接着就是成片血肉掺杂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四下横飞。
    “火炮?!”
    卡尔吉诺猛然回头向小山上看去,他想到了步兵或是波西米亚骑兵,却没有想到会是火炮。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知道亚历山大是从比萨出发的。
    他并不认为比萨能有足够多的火炮供亚历山大使用,何况即便是有也不太可能是那种便于携带的。
    第一轮炮火来的突然,而瞬间落下的炮弹给热那亚人带来的,是彻底的慌乱和恐惧。
    惨叫声并没有随着炮击停止而停下,相反当隆隆的炮声终于消失时,队形中那一阵阵的凄厉惨叫才四下传开。
    卡尔吉诺到了这时似乎才终于清醒过来,他不顾身边人的阻拦催马向前,在追上前面队伍的队尾时一边呐喊一边向前猛冲。
    只是这时候整个队伍似乎都因为突然的炮击变得缓慢起来,所以当他终于从最后的队伍当中越过,准备越过小河向着那支被袭击了的队列冲去时,随着一声闷响,一个已经熟悉的轰鸣再次呼啸而来。
    “大人,危险!”一个紧跟上来的随从不顾一切的向卡尔吉诺扑去,两个人摔下马来,沉重的盔甲压得卡尔吉诺的仰躺在只到膝盖的溪水里根本抬不起头来。
    “轰!”
    这次因为离得很近,卡尔吉诺感觉到了当炮弹落在地上时传来的震动,同时溪水又再次灌进了他盔甲,让他原本刚刚挣扎着爬起来的身子再次倒在水里。
    一口有些腥咸的溪水灌进卡尔吉诺嘴里,令他不由一阵咳嗽。
    紧接着的的炮击再次传来,当卡尔吉诺在随从们拼命的拉拽下被拖回溪对岸时,看到的是整片溪水都已经被染成了可怕的腥红色的,而几块被撕扯得破烂不堪的残缺肢体,正在溪水里翻滚荡漾着从混乱不堪的士兵腿间碰撞着向下游漂去。
    “夺下那座山!”
    卡尔吉诺几乎是吼叫着下达了命令。
    他并不恐惧,而是愤怒,看着那些倒在溪水里的士兵,卡尔吉诺觉得自己是受到了嘲笑。
    “大人,他们的火炮并不多,我注意到那应该不会超过0门火炮。”一个随从急急的报告。
    “不到0门火炮是吗?可他们正在屠杀我的士兵!”卡尔吉诺愤怒的对身边的喊着“命令左翼的大队向那座小山进攻,我不想看到他们炮弹再落在我的士兵头上,至少把他们从山上赶下去!”
    “遵命大人!”
    看着手下有人匆匆策马奔去,卡尔吉诺又立刻向对岸望去。
    就在这时,他再次听到了火枪射击的声音。
    整排升起的硝烟在把河对岸笼罩在一片片的白色烟幕之中,当第一层烟幕还没有散去时,伴随着又是一阵枪响,在飞射的弹雨袭击下,因为炮击而停下脚步的热那亚人当中再次有人中弹倒下。
    “不许停下,继续前进!”卡尔吉诺感到了不妥,他知道这样太危险了,特别是在就这么被挤压在小溪里,看着队伍慌乱的样子,他不由攥紧了拳头。
    “前进,向前冲!”一个热那亚队长不住催促着手下,他手里的短戟狠狠敲打在面前踌躇不前的士兵头盔上,当看到士兵们因为那突如其来的袭击似乎已经陷入茫然无措后,他从旗手手中抢过队旗,一边不住摇晃一边推搡着挡在身前的士兵向着小溪对岸疯狂的冲去。
    “不要停下来,冲过去!”
    那个队长向之前已经踏上溪岸,可因为后面的队伍忽然遭到炮击而变得惊慌莫名的士兵叫喊着,他看到最前面的士兵已经摘下了绞弩,只是那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他们一时间居然忘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冲过去,冲到他们面前就不怕火炮了!”
    队长的话提醒了热那亚人,他们开始不顾一切的向对岸冲击,同时最前面已经够的上距离的士兵举起了弩弓。
    “砰砰!”
    参差不齐的绞弦闷响此起彼伏,一道道黑影瞬间掠向对面的蒙蒂纳人,顷刻间对面传来了一阵惨叫。
    “准备,持矛!”队长吼叫着,与此同时他听到对面也传来了同样的命令。
    “持矛!”
    热那亚人的长矛从队形中探出,最前面的士兵平伸的尖利矛锋闪着寒光,这些最坚定也最有经验的战士被安排在阵型的第一排,他们将第一个向敌人同样由长矛和盾牌组成的阵型发起进攻。
    “稳住,他们就要过来了,不过他们都是些笨蛋,做好你自己的事,你就是英雄!”
    一个“大叔”站在阵型的后面,他的手里同样攥着把短戟,不过在他的腰间还挂着一把火枪。
    阿格里的老兵眼神炯炯的透过帽盔的边缘看着对面的敌人,当看到他们脚下稳定,手中长矛却似乎不住摇晃着向前冲来时,这个“大叔”忽然发出“哈”的一声大笑。
    “他们看不清我们,看准他们,上来了!”
    随着这喊声,第一批热那亚人终于冲到了蒙蒂纳阵型的前面。
    长矛向前猛刺,盾牌拼命挤压!
    只在一瞬间就响起的兵器碰撞,士兵的惨叫,还有无数双脚践踏在地面发出的声响猛然混在了一起。
    热那亚人一直期待的肉搏战终于开始了!
    蒙蒂纳的阵型瞬间出现了波动,有些地方在向后退缩,这样有些地方就突显出来,可接着退去的部分又迅速涌来和突出的地方混在一起,一时间双方就如同两股巨大的波浪般,相互碰撞,相互碾压!
    “冲上去了。”卡尔吉诺终于吐出了口气,他再次向小山上看去。
    这时候热那亚人的左翼已经向着那座小山逼近,他们的队长知道卡尔吉诺已经异常愤怒,也知道在这种时候必须攻下那座小山,否则就要面临司令官的暴怒。
    “快点,这并不难,”队长给跟在身边的士兵们鼓劲“我们只要赶在蒙蒂纳人支援之前冲上山去就可以,然后你们就能拿到足够多的酬金。”
    队长的话似乎鼓舞了那些士兵,他们发出了一阵欢呼,直到一声怪响忽然擦着队长的身子飞过,伴随着炙烫的热浪带来的疼痛,队长看到身边一个士兵的胸口突然间多了个大洞。
    然后随着的一阵奇怪呼啸,连续的惨叫声就从他身后响了起来!
    队长感觉到后背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厚实的盔甲撞击后背的巨大力量让他眼前一黑向前扑去,与此同时,他听到了更多的那种奇怪的呼啸声。
    贡帕蒂站在一门鹰炮旁边,这是门由他亲自测算控制的火炮,其余4门火炮的落点完全按照他的炮弹落点计算。
    山下的热那亚人不算很远,如果仔细看甚至能隐约看清他们的长相,这对贡帕蒂来说有些近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当第一颗炮弹打出去时他已经知道要面对这种局面了。
    “不要随便浪费,”贡帕蒂吩咐身边的炮手,他说的是那种之前给亚历山大看过的炮弹,这种炮弹他只带来两箱,不过他觉得也许不需要把这些炮弹都打光,大概一切就已经可以见结果了。
    或者胜利,或者失败,没有第三种结局。
    清理渣痕,有着奇怪凹槽的炮弹被推进了炮膛,然后夯实。
    药包捻线燃烧时的臭味让人掩鼻,随着冒起的青烟,捻线飞快燃烧,然后随着一声似乎从地下传来的闷响,伴着火炮向后猛然一挫,两根支撑炮体的圆轮瞬间在地面挖好的浅坑里犁出两道深沟。
    贡帕蒂看不到炮弹的轨迹,但是他能感觉到随着那股气浪飞出的痕迹,他的目光紧盯着山下,直到那股气浪在山下热那亚人当中搅起一片红雾。..
    如果有人的眼神能跟上那炮弹的速度,就会发现当那炮弹落下时,刻在上面的凹槽会骤然炸裂,然后所有的碎片会随着凹槽旋转的方向向四周飞迸,锋利的碎片在巨大的离心力的作用下以一种如扩散开的旋涡般的样子掠过四周,瞬息间所有在这些碎片范围内的东西都被无情的撕扯贯穿。
    肉体在这一刻显得是那么脆弱,当皮肉被撕开,血管因为扯断而挤压得血水如注般喷涌而出时,炮弹碎片依旧不肯停留下来,它们撞断了阻挡在面前的骨头,或是直接卡进人的体内,而当有盔甲可以挡住炮弹碎片的袭击时,那些碎片就会四下飞溅,或者干脆向上崩起,直接撕开某个倒霉鬼的喉咙,或是削掉他的下巴。
    倒地的热那亚人发出痛苦的惨叫,他们抱着被炸得血肉模糊的伤口或是已经不见了半截的残肢不住哀嚎,这惨烈的样子让旁边的同伴不禁胆战心惊。
    队长感到脸上一片模糊,他抹了一把感觉黏糊糊的,他知道那不只是血水,还有旁边士兵溅飞的碎肉,这让他有些恶心,可他还是忍住了发出吼叫:“不要停下来,冲上去!”
    热那亚人再次发动了冲锋,火炮造成的可怕杀戮引起了他们的恐惧,可也激起了他们的愤怒,看着山上那升腾起的道道烟雾,热那亚人开始疯狂的向着山上冲去。
    “他们会冲上来的!”
    一个炮手有点紧张的对贡帕蒂喊了起来,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这些人落在热那亚人手里会有什么样的遭遇,虽然炮手在这个时代属于难得的人才,但是如果造成敌人的损伤太大,那么一旦被俘,也很有可能会被愤怒的敌人当场屠杀。
    “那要他们能挡住阿格里人才行。”贡帕蒂向站在身边号手摆了摆手。
    号角响起,人影晃动,小山侧旁高高草丛中慢慢走出了一队整齐划一的队伍。
    “让我看看你们训练的怎么样。”贡帕蒂看着那队从侧面缓缓向热那亚人逼近的阿格里火枪兵低声说。
    那是一队除了正面的一排长矛手之外,后面紧跟着的是完全由火枪兵组成的队伍,这队士兵步伐整齐,哪怕是在崎岖不平的山坡上,也跟随着队伍中央鼓手敲击出的节奏缓步前进。
    “孔雀军……”
    一个炮手嘟囔了一声,然后吆喝着催促两个副手把裹着鹿皮的清膛木杖赶紧抽开。
    又一发炮弹塞进炮膛,这些炮手并不知道这种炮弹的来历,贡帕蒂很小心的保守了这个秘密,但是当第一发炮弹打出去后,炮手们已经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他们在制造死亡!
    斜坡下还可以听到阿格里人队伍中的那种奇特鼓点,那是种能让人本能的想要跟着节奏运动的调子。
    立定,持枪。
    从山上可以看到阿格里人整齐的做完了这些动作。
    热那亚人原本向山上猛冲的步子因为侧面山坡上出现的这队阿格里人不禁缓了下来。
    他们的队形不由开始向侧面移动,同时士兵们纷纷向他们的队长望去。
    “怎么没人注意到这里有队乡巴佬。”
    队长愤懑吼了声,他想要命令部队继续向山上冲锋,但是看到那队样子古怪,远远站在侧面坡上监视着他们的阿格里人,队长稍一犹豫决定还是先解决这些敌人。
    和在正面的同伴一样,只用了最短的时间,他就做出了尽量与敌人混战的正确决定。
    热那亚人开始迅速转向,他们知道自己必须赶在敌人的火炮再次射击前尽量冲到那些阿格里人面前,只有这样才能让敌人的火炮因为顾忌而不敢射击。
    队长的决定是正确的,在队伍迅速改变方向的时候,他注意到山上敌人的火炮也正忙着调整角度,这让他相信只要足够快,自己也许最多只需要顶住敌人的一轮炮击,就能冲进阿格里人的阵型当中。
    那种奇特的鼓点声又响起来了,不过这次敲击的速度很快,像是在催促。
    这让热那亚人不由也纷纷加快了脚步。
    但是阿格里人显然并不想给他们机会。
    一排架设在短矛枝杈上的火枪从长矛丛中伸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坡下的热那亚人。
    没有人射击,但是冰冷的枪口却令人胆寒。
    热那亚人依旧在一边靠拢一边调转队形,然后,他们最先转向的右侧队伍首先进入了重型火枪的射程!
    一声呐喊从坡上传来,队长不由抬头看去,然后他听到了如雷鸣般震耳欲聋的重火枪齐射的声浪。
    离得最近的右侧队形遭到了整整一队重火枪的击中猛射,呼啸的弹丸在空中划出一条条看不见的气浪飞向因为转向拥挤在一起的士兵。
    威力巨大的重火枪喷射出的子弹在人群中肆意横飞,当一个人被击中后,不等他察觉自己已经中弹,子弹已经穿过他的身体轰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惨叫声伴着被骤然射倒的一片士兵从队伍右侧传来,这让热那亚人不由大吃一惊,他们正在转向的队形不禁骤然一乱,就在这时,他们又听到了那可怕的鼓声。
    热那亚人看不清坡上的阿格里人在干什么,不过那种隐约可以看到的奇怪动作让他们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事,而当他们在队长的催促下终于转过队形时,一阵虽然比之前的轰鸣小些,但是却更加密集的枪声从坡上骤然响起。
    接替重火枪的阿格里火枪兵们这时候对着恰好进入射程的左侧队伍开火了!
    队长感觉到了耳朵上的疼痛,他知道自己受伤了,虽然这点伤势并不严重,但是他的心却已经沉了下去。
    两次遭到的打击虽然令热那亚人损失惨重,但这并非致命的地方。
    真正致命的,是他看到了山坡上那可怕的炮口。
    队长的步子停了下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过似乎有个声音告诉他“就在这里了。”
    队长吐出口气,他举起手里的剑指向前面,似乎是要指挥军队冲锋,又好像是要对谁说什么,然后他就被一发飞来的炮弹直接撕成了碎片。
    一声猛烈的呼喊从很近的地方传来,然后亚历山大被人用力推倒在地!
    他感觉到了从手臂上传来的一阵炙热,整条臂膀因为被撞击而几乎脱臼的疼痛让他不由发出声呻吟。
    亚历山大看向手臂,盔甲上一条被弩箭擦过的凹痕俨然在目。
    “大人,您得退后了。”
    布萨科低声说,他的猎卫兵竖起了盾牌,从盾牌上时不时传来的砰砰响声可以知道,热那亚人的弩箭已经开始威胁到面前。
    “如果我退后,那么我们也就输了。”
    亚历山大说着站起身来,不过他很快就发现,只这一会的功夫,局势变得更糟了。
    又是一阵如浪潮般的冲击,蒙蒂纳军队的一个角落开始出现动摇,先是一点点,接着动摇变成了退却。
    “就是那里,”卡尔吉诺伸出了手,他的手指指向那几乎不易察觉的地方“蒙蒂纳人不行了,告诉我们的人,那里就是他们崩溃的地方。”
    随着卡尔吉诺的命令,战场上的局势骤然变化,热那亚人如潮水般向着蒙蒂纳军队的一个缺口冲去。
    终于,伴随着一阵欢呼,缺口打开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