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库拉什兄弟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两匹干瘦的马在路上缓缓走着,地上还有些难走,头天晚上刚下过一场不大的雨,空气中还散发着略带潮湿与清新的气息。
    路边的田地里几个农夫满脸笑容的看着脚下被踩得翻起来的湿润泥土,这时候的雨水显得尤其宝贵,充沛的水份能让庄稼长得更加茁壮,如果上帝保佑风调雨顺,只要再过了夏天和秋季的半年,今年就能有个好收成。
    农夫们淳朴而有喜悦的神色在这一刻看上去显得异常欣慰,这让经过田埂边骑在马上的其中一个人不由发出声轻轻的叹息。
    “怎么了库拉什,你为什么这么长吁短叹的?”两个人当中那个年轻的奇怪的问“这些日子你一直这样样子,如果不是看到你整天都醉醺醺的,我还以为你又没喝酒的钱了。”
    “没有喝酒的钱可以去赚甚至可以去抢,可要是没了性命可就什么都没了。”两人当中岁数明显大些的那人抻了抻身上透着浓重酒气的邋遢衣服,然后又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奥摩,家里还有多少钱?”
    “你干什么?”听到这话,年轻的一个脸上立刻露出警惕的神色“我告诉你这些钱可不是让你用来喝酒的。”
    “我当然知道不是用来喝酒的,看你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我想就是山里的龙也没有你这么守着财富那么尽心。”
    “那是因为我知道如果稍微不小心那些钱就能变成你肚子里的酒,”青年人鄙视的看着旁边的同伴,一点没有因为对方的年纪显得尊重些“卡丘利察的库拉什是个酒鬼,这个就连山那边都知道了。”
    被直接称为酒鬼的那人并没有因为年轻人的话生气,他伸手轻拍着坐骑的脖颈,抚摸着马匹粗硬的鬃毛,他的目光从眼前闪着葱绿色泽的大片麦叶扫过,投向远处成片的农田。
    “真是个好年景啊,如果不打仗今年肯定是个大丰收。”库拉什轻声感叹。
    听到哥哥的话,年轻的奥摩脸上也挂上了一丝忧郁。
    “奥斯曼人真的来了?”奥摩问。
    他虽然有时候总是喜欢讥讽库拉什连字母都认不全还是个酒鬼,可在心目中这个总是醉醺醺的哥哥却是他的偶像,卡丘利察的库拉什是在卡丘利察呆得最久的地主,只凭这一点就可见他要比原来那些地主们有本事的多。
    更何况库拉什那些传奇般的故事更是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当地传开了。
    奥摩知道哥哥很早时候就离开了家出去闯荡,他参加过不少战斗,也加入过对奥斯曼人作战的军队,虽然很多时候他似乎都是给不同的领主干,甚至隐约的还有他也为奥斯曼人干过的流言,但是只从他回家时带回来的那些丰厚的战利品就可以知道,库拉什的经历一定很精彩。
    说起来这也是事实,关于库拉什骑士的传说有很多,其中一条就是在一次战斗中他曾经独自一人闯进奥斯曼人的军营,在砍掉了一个帕夏的脑袋后居然还能安然的逃了出来。
    在外面混迹多年的收获就是库拉什带回来的那两大车战利品,不论是装在箱子里的各种金币还是那些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精致器皿,当初在家乡被人们嘲笑的浪荡子库拉什不但满载而归而且还成了卡丘利察这块地方的主人。
    奥摩很崇拜自己的哥哥,他希望有一天能像库拉什那样出去闯荡建功立业,只是库拉什却始终反对他的这个想法。
    “外面除了危险什么都没有。”
    库拉什总是这么对奥摩说,看到不安分的弟弟,他似乎就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只是现在他已经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样子,而奥摩显然还对外面的世界满是憧憬。
    “家里还有多少钱,”库拉什在带着战利品回到后就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奥摩保管,他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这些年他赚的战利品其实比带回来的多得多,但是很大一部分都让他在外面挥霍光了,除了好吃好喝,他的钱很多都便宜了那些娼妓,现在他回了家就担心可能管不住自己胡乱花费,所以干脆把钱都交给了能写会算的兄弟“我们得做好准备,奥斯曼人可能随时都会来。”
    奥摩担忧的点点头,他知道库拉什这些年见多识广,而且虽然回来后他总是整天醉醺醺的,可做事却很稳妥,否则也不能守住卡丘利察的这片土地了。
    而且虽然并没有见库拉什主动提到过以前与奥斯曼人之间的战斗,可奥摩能感觉的出来,哥哥对那些异教徒很忌讳。
    “告诉我那些钱不会都买了土地吧。”库拉什一边和奥摩往回走一边还有些担心的问“我看咱家的地可不少,除了卡丘利察的几个村子我看其他地方的农民也叫我老爷,还记得之前我就对你说过土地足够多就行了,我们要的是能尽量带走的钱。”
    “这些土地是我们的,即便奥斯曼人来了他们也不能强迫收走。”奥摩有点执拗的说,不过接下来他又笑了笑“不过如果你愿意带着我去打仗,我们也可以等赶走奥斯曼人之后再回来收回这些土地。”
    “怎么,你觉得我们能赶走奥斯曼人?”库拉什斜眼看了看奥摩“还是说你觉得那个希腊公主能做成这件事?”
    “我只是说如果可能,”奥摩的目光里闪着些许激动“其实那时候我们也许就应该跟着那位公主一起走,她毕竟是罗马皇帝的后裔,或许你在她那能得到更多的奖赏呢。”
    “看来你还是不死心,”库拉什有点无奈的看着弟弟“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想和那些人一样去布加勒斯特是吗?”
    “那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呢,”奥摩兴奋的说“我听说很多人都去了布加勒斯特,除了上次跟着那位公主来咱们家的那些人,其他地方也有贵族准备加入他们,而且还有传言说梵蒂冈已经派出了一支军队来帮助他们。”
    “所以你就忍耐不住了?”库拉什无奈的打量着弟弟“听着奥摩,我们不搅合这种事,那些贵族他们如果愿意去和奥斯曼人死磕就随他们去吧,总是要让他们吃过苦头之后才知道异教徒是什么样子,至于你,我已经打算让你去布拉格学习。”
    “去布拉格?”奥摩意外问“去学什么,神学吗?”
    “我们家不缺个修士,”库拉什打量着自己的兄弟“再说我们家需要有人成为大人物,我可不是这块料。去学习吧,到时候可以在布拉格的宫廷里出人头地。”
    &nb
    sp;“可是现在国王在布加勒斯特,”奥摩似乎还没死心,他想着是不是可以说服哥哥“如果我们现在去布加勒斯特,说不定还能赶上为国王效力。”
    “然后就把性命丢在那。”库拉什显然对兄弟的劝告不为所动“听着我不打算扫你的幸,不过如果你不肯听话的话我会让人绑着你去布拉格的,这是为了你好,要知道那些去布加勒斯特的家伙大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库拉什说着吐了口气,他也知道只是这么说显然也劝不住奥摩,其实他就和当初的自己一样对家乡以外的东西充满了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可难道也要让他和自己一样,在经历过那些多事情之后才吸取教训吗?
    库拉什阴沉着脸看着前面。
    之前那位希腊公主的到来让他感到不安,奥摩的躁动也让他高兴不起来。
    对于那些试图反抗奥斯曼人的贵族,库拉什不但不看好甚至觉得他们很蠢,这不论是那些已经失去了领地到处流亡的,还是看上去依旧大权在握的,他都并不看好。
    这不是因为他看不起那些人,而是他知道奥斯曼人有多可怕。
    半个世纪前的瓦尔纳战役彻底击溃了欧洲人试图向奥斯曼人主动发动进攻的最后一点信心。
    以至9年后君士坦丁堡面临沦陷劫难时,欧洲人也只是远远的冷眼旁观,却既没有勇气也没有信心再去与奥斯曼人抗衡。
    现在半个世纪过去了,奥斯曼人变得更加可怕而强大,而欧洲人却变得更加弱小,这个时候与那个庞然大物对抗,库拉什觉得实在就是找死。
    还是太年轻啊,库拉什斜眼看了看旁边的兄弟。
    和其他的家族不同,库拉什和自己的家人很亲密,他绝不是自己发达了就仗着身为长子把兄弟们都赶出去或者送进修道院的那种人。
    在库拉什看来,识文断字奥摩比他这个只能在战场上用卖命寻出路的兵痞子有出息多了,正因为这样他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兄弟也和那些贵族们一样轻易送了性命。
    “别相信那些人的话,再说你觉得他们有多少人是真心拥护那个希腊公主的?”库拉什不屑的哼了声“那个女孩对他们来说不过就是个挡箭牌,或者他们现在需要她,可将来不论那些人是否成功,他们都不会容忍那个女孩站在他们头顶的,相信我吧将来那个女孩的下场未必会多好。”
    奥摩有点诧异的看到库拉什,说起来他虽然对自己的哥哥很崇拜,可在心眼里却又一直觉得哥哥是个很粗俗的人。
    他或许是个称职的哥哥,却不是个真正的骑士,奥摩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既不读书又太贪婪和市侩。
    可现在奥摩却有些惊讶的发现哥哥的话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
    只是想想之前听到的一些消息,奥摩还是多少有点心动。
    “听说贝尔格莱德的桑德伯爵已经决定留下来不去布加勒斯特了,”奥摩试探着说“伯爵发誓要与整座城市共存亡。”
    “所以你又打算去贝尔格莱德了?”库拉什有点好笑的问“你真的认为那位伯爵能守住那座城市吗?”
    “如果传奇库拉什骑士愿意帮他,也许伯爵真的能成功,”奥摩有点兴奋的撺掇着“伯爵之前不是也曾经想要你为他服务吗,只是大公似乎不太喜欢你,所以你宁可回来种地。”
    “那是因为我曾经打伤了大公的侄子,”库拉什嘟囔了一句似是在为自己辩护“不过这样也好不是吗,我可以安心的当我的地主了。”
    “可现在在布加勒斯特的是桑德伯爵了,伯爵要比他的堂兄仁慈的多,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别忘了你自己说过贝尔格莱德的城墙是你见过的最坚固的城墙之一,如果伯爵想要守城未必就不能成功,如果你这个时候去帮他,伯爵一定很高兴的。”
    库拉什看看奥摩,似乎同样有点惊讶于兄弟似乎比他想象的要机灵得多,说起来贝尔格莱德的桑德伯爵还真是他的老熟人,而真正让他动心的,也正如奥摩说的那样,贝尔格莱德堪称他所见过的城市当中最坚固的防御之一,这倒是让库拉什一时间多少有点心动。
    只是想想奥斯曼人的可怕,库拉什又有些没有把握。
    看到哥哥似乎有点意动,奥摩立刻继续说:“另外难道你没听说萨格勒布的消息吗,那个赫尔瓦子爵已经回到了萨格勒布,听说他很快就要继承西格纳契公爵的爵位,而且他已经公开宣布不会听从奥斯曼人的命令,或许这个时候去找桑德伯爵他会给我们个好差事呢,如果能够打赢奥斯曼人,到时候我们可以赚一大笔奖赏和战利品。”
    库拉什摸着嘴唇边的胡子琢磨着,他知道自己其实还是被奥摩说动了,或者说他自己内心里那股不安分的劲头就从没真正消失过。
    “不过奥斯曼人不好对付啊,贝尔格莱德的城墙难道会比君士坦丁堡更坚固吗,看看那座都城最后是什么结果。”库拉什轻轻叹口气。
    “那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吗!”奥摩有些气愤的问“别忘了你可是曾经杀过上百的奥斯曼人的库拉什骑士。”
    对于兄弟的指责库拉什只是撇撇嘴。
    “要杀死上百的奥斯曼人其实并不困难,可要想守住那些城市就太难了,要知道对奥斯曼人来说他们并不担心那些城市不肯投降,所以即便去投奔伯爵,如果他只是顽固的守着贝尔格莱德,最终他还是会失败的。”
    看到奥摩疑惑的神色,库拉什伸手在兄弟的头上揉了揉:“这是打仗你不懂的,除非……”
    “除非什么?”奥摩好奇的问。
    “除非那位伯爵肯冒险让他的军队离开贝尔格莱德。”库拉什有点无奈的撇撇嘴“可他又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库拉什并不知道,就在他正对兄弟谆谆教诲的时候,另外有一个人也正发表与他相同的论点。
    “贝尔格莱德的防御虽然坚固,可如果死守只会失败,”骑在马上的亚历山大对旁边的贡帕蒂这么说“我不知道那位桑德伯爵是什么人,如果他不那么愚蠢,最好主动从那座城市里走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