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家真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巴伦娣神色羞涩的斜躺在亚历山大怀里,她的脸上还残留着未退的红昏,软软的靠在亚历山大的身上,这时候她甚至连动一下的心思都没有。
    她没想到亚历山大居然这么的……,她想不出个合适的词汇形容刚刚的疯狂,对于一向自认是个理性主义者的巴伦娣来说,这真的是太疯狂也太可怕了些。
    可是巴伦娣却又不能不承认,在那阵阵不得不尽力压抑的动静中,她感受到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那是之前十几年的生命历程里没有体验过的,一种冲破了什么东西的令她感到惊悚而又难以忘记的冲动。
    马车在路上不停的晃动,巴伦娣终于稍稍动了动身子,她把披在身上的袍子微微向旁边扯了扯,露出一小片光滑的肩膀,她的额头上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因为车子里有些闷热还是之前的情愫尚未散去。
    亚历山大也微微眯着眼睛在小睡,他其实已经很累了,从威尼斯到费拉拉,再一路不停的向蒙蒂纳进发,而后在见到巴伦娣之后就又是一阵激烈得超出以往的“战斗”。
    不过感觉到怀里人的温柔,闭着眼的亚历山大多少心里稍微踏实了点。
    “还好,暂时躲过去了。”他心里稍微放下了心。
    对于巴伦娣会对他在巴尔干的那些事如何反应,亚历山大心里多少有些没底,虽然在他想来以巴伦娣一贯理性的性格,应该是能够理解他做出这些决定的目的,可是毕竟女人有时候就是根本不能用理性来理解的,所以他很担心巴伦娣会因为嫉妒和愤怒做出些出乎他意料的事。
    所以先睡服,其余的事回头再说。打着这个主意的亚历山大决定先给巴伦娣来个下马威,现在看来这个主意的效果应该还不错,不过亚历山大也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或许回去之后才是麻烦的开始。
    奥孚拉伊没有跟着巴伦娣一起到边界迎接亚历山大,不过从一路上看到的情景他可以猜想到奥孚莱依如今应该是很忙的。
    整个领地都在做着准备,大大小小的村庄在按照规定下的税额把他们应该上缴的实物税装车运往城堡,看到伯爵的车队,领民们先是意外,随即就都恭敬的站到路边鞠躬行礼,有些人在偷偷抬起头时看到那些巴伦娣带来的卫兵,就吓的又立刻低下头去。
    “他们很怕你,”亚历山大揽着巴伦娣的腰让她靠在肩膀上看着外面经过的村子,看到那些诚惶诚恐的村民,亚历山大微微摇头笑着说“我记得我离开之前这些人还不这样。”
    “那么你认为我做错了吗?”巴伦娣微微抬起头用稍带质疑的语气问。
    “当然不是,我让他们感受仁慈,而你给他们带来敬畏,这才是合格的统治者,你可真是我身边最好的小管家婆。”亚历山大亲吻了下巴伦娣的额角,不论是不是这样,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巴伦娣其实情绪并不是很稳定,所以在下次睡服之前还是不要惹恼她吧。
    “最好的吗?”巴伦娣平凡的脸上掠过一抹淡淡的不忿,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因为她发觉亚历山大的手又传来了一丝炙热,她立刻有些担心的动了动身子,然后不等不用略带哀求的声音让丈夫不要这么荒唐“上帝,这可是当着领民们啊。”
    亚历山大笑了笑没有再动,他向车外看去,仔细注意着那些正搬上马车的东西。
    实物税在很长时间里都是领主们向领民们征收税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这种征税方式在全世界都一直延续了很久,甚至到了几个世纪之后有些国家也依旧保留实物税到了5个世纪之久。
    与完全由货币换算的税收相比,实物税其实是农业手段落后的无奈之举,在没有形成庞大的生产规模之前,与其征收钱币,然后再费力的购买需要的东西,不如直接从自己的领地里征收实物,至少这样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只是即便是最不关心这些的领主也知道因为各地的气候环境的种种不同,实物税的实际收缴程度是千差万别的。
    就是在蒙蒂纳东北的这一个角落里,不同的村子之间也会因为少许的不同上缴的实物税自然也就有着多少和成色的区别。
    亚历山大微微皱起眉,他当然知道要改变税收制度可不是短期能够完成的一件事,特别是这其中甚至还牵扯到教廷。
    虽然如今的教廷已经明显不如以前那样在民众与贵族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但是千年以降的积威却绝不是随便能够动摇的。
    而且对亚历山大来说,他现在也并不想代替马丁路德去当那个新教改革者,事实上据亚历山大所知,即便是在几个世纪之后对于马丁路德的功过也依旧是众说纷纭,并没有一个真正统一的盖棺定论。
    所以要在既不动摇教廷利益,却又要改变税制上做文章,亚历山大知道这不是一句“困难”就能形容的。
    事实上现在的形势也不允许他在这种关乎统治根本的事情上有所动作,法国人应该已经开始行动,很快路易十二就会向米兰进军,这次他应该不会再像当初查理八世那样因为一路贪恋意大利城市的奢华而盘桓不去,从历史上看路易十二的目标很明显,吞并米兰,掌握富饶的伦巴第地区,然后统治那不勒斯。
    至少到现在为止,或许是因为与法国更近,法国人的野心还只是保留在对北意大利的窥伺上。
    至于那不勒斯,亚历山大觉得其实法国人对这个两西西里王国之一的兴趣其实不是那么强烈,至少路易十二没有他的前任那么执着于统治那不勒斯。
    相反,亚历山大真正关注的是阿拉贡的斐迪南。
    这位他理论上的姑父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特别是当那对夫妻想要一起对付谁的时候,往往就会爆发出比十分可怕的破坏力。
    想到这些事情亚历山大多少有点头疼,事情太多了,可每件事都需要有人来做。
    “奥孚莱依准备的怎么样了?”亚历山大低头在巴伦娣的肩头啄了下,这不止在奶色的肌肤上留下一小块红痕,也让巴伦娣的身子不由轻轻一颤。
    “自从你离开后我们就一直在做着准备,我们尽量收集了足够多的粮食和各种需要的物资,奥孚莱依除了训练留下来的军队还扩充了一部分民军,”说到这巴伦娣停下来想了想然后才继续说“还有从比萨传来的消息,比萨人组建了新的城防军,他们甚至还从米兰人那里购买了一批火炮。”
    亚历山大缓缓点头,在离开前他曾经命令奥孚莱依尽量扩充现在蒙蒂纳领地的实力,不过他并有打算依靠那些民军来对付即将可能出现的敌人。
    至于敌人是谁,却并非那么简单的非友即敌。
    现在的意大利形势太复杂了,大概不会有人想到将来有一天法国人会和奥斯曼人结盟,这个举动虽然令法国一度臭名昭著,可实际上却也险些真的因为那两家联手把整个欧洲彻底掀翻。
    从东北边界到蒙蒂纳新堡之间已经修起了一条简易的道路,名义上这是为了便于运送各种实物税,实际上这条从亚历山大还未离开前就已经筹备的道路是为了能让军队迅速向东北边界集结,对威尼斯人的防范始终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哪怕是在如今看来似乎与威尼斯的关系要比和巴伦娣的娘家热那亚更亲密些。
    或许是为了让人觉得更成熟一些,见到奥孚莱
    依的时候,亚历山大有点意外的发现他居然蓄起了短须。
    穿着笔挺整洁的军装的奥孚莱依与一群身穿各种华丽款式的长袍的贵族们站在城堡外的空地上等待着队伍渐渐靠近,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截然迥异,即将要面对离开了几个月的领主的忐忑和想到关于他在巴尔干创下的那些辉煌战绩,很多人开始在心里琢磨是不是应该用更合适的态度面对回来的伯爵大人。
    在所有人中,托尼·德拉·罗维雷主教的心情最为复杂,他曾经寄希望与他的侄女,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不知道那个贡布雷给巴伦娣灌了什么迷汤,他一向以家族利益为重的侄女居然把她的那种热情全都转到了未婚夫的身上,她顽固的守护着蒙蒂纳领地的利益,以至在这段时间里居然一直没有让罗维雷家族趁机得到什么好处。
    而相继传来的关于亚历山大在巴尔干的那些传言又多少吓住了托尼主教,他不知道如果亚历山大回来后知道了他一直在不遗余力的试图谋取他的领地会如何的报复,或许不会对他个人怎么样,但是以主教对亚历山大的了解,很可能他会把这一切报复到罗维雷家族的身上。
    主教心情复杂的看着行近的马车,当看到从车里下来的亚历山大时,他的眼神不由微微一顿。
    看着举止沉稳的亚历山大,那一刻,主教有种恍惚的错觉,似乎从这个人身上看到了堂兄老罗维雷的影子。
    亚历山大走向迎接他的人群,望着面前这些神色颇为有趣的一群人,他随即轻轻一笑。
    他知道这些人也许觉得他有些陌生,而连他自己也觉得巴尔干之行让他和以前不同了,如果说之前他只希望能通过不懈努力为自己争取到一个足以能在这个时代安然渡过一生的机会,现在的他想要的就是如何在有生之年登上那个以前对他来说遥不可及,可是现在却未必不能触摸到的宝座。
    奥孚莱依鞠躬行礼,他那张年轻的脸配上刚蓄的短须看上去有点滑稽,不过亚历山大没有笑话他,而是用一记有力拍打在他肩头的巴掌表示了对行军队长的信任和嘉奖。
    而奥孚莱依也的确是值得奖赏的,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他用很少的军队维持着蒙蒂纳的安全,与此同时还要与比萨建立起紧密的联系。
    比较起来,亚历山大倒是觉得后一件事可能更困难。
    “伯爵,见到您胜利归来真是荣幸,”托尼主教向旁边的巴伦娣看了眼,他的脸色虽然说不上却也还算平静,毕竟亚历山大在巴尔干所做的一切虽然令人意外,却已经引起了老罗维雷的关注“我必须承认,你的远征给了我们太多的意外。”
    “相信我主教,很快您就会发现,真正的意外还没有到来。”
    亚历山大的目光掠过托尼·德拉·罗维雷,落在后面的蒙蒂纳人群中。
    他慢慢向前,微微张开两臂看着众人:“我回来了,你们的领主为你们带回了荣誉,”说着亚历山大抓过身边一个士兵手里的长矛,转身走到一个猎卫兵的马前,他用力把长矛戳在猎卫兵马鞍边鼓鼓囊囊的麻布袋子上,随着战马受惊向前迈步奔出,锐利的矛锋把袋子划破一条长长的口子,闪亮的金币哗啦啦的从破口流出落在地上“还有财富!”
    金币在地上滚动,在阳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地上金灿灿的那些金属吸引了,人们呼吸急促的看着满地的金币,然后把更炙热的目光投向其他猎卫兵鼓囊囊的马包。
    “这一切都属于我们,”亚历山大看向那些蒙蒂纳人“我会奖赏你们在我不在期间为领地所做的贡献,这是你们应得的。不过我也会惩罚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这是我的权力。”
    亚历山大的话让站在一旁的托尼主教攥着念珠的手不由一紧,他浓重双眉下的眼睛紧紧盯在亚历山大的侧脸上,直到亚历山大扭过头向他望来。
    “主教,请您把我回来的消息传达给枢机大人,我有很多事情希望得到枢机大人的指点。”
    托尼主教发出声闷闷的哼声,他注意到旁边的巴伦娣在听到这话时神色微微起了少许变化,不过随后她的神情就显得平静如常。
    只是当终于遣散了来迎接的蒙蒂纳人,走进已经阔别许久的穹室后,随着房门灌进,巴伦娣忽然向前两步挡在了亚历山大的面前。
    “告诉我你没有生气,”巴伦娣先是用双手达在亚历山大肩头,然后又捧住他的脸颊仔细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托尼叔叔做了很多让人不高兴的事,但是我都已经弥补回来了,你知道吗我甚至和康斯坦丁吵了架。”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的小管家婆,”亚历山大把巴伦娣略微有些发凉的双手合在掌心里温柔的抚摸着,然后他把那双手捧到唇边轻吻一下“你是我的妻子,不论是荣誉还是财富,我的一切都可以和你分享,我不会生你的气,因为我知道你和我爱你一样爱着我。”
    巴伦娣脸上满是忧虑的阴云终于疏散了些,可随即她又皱起了眉:“那么你要找我父亲做什么?”
    “我要找岳父大人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亚历山大说着拉着巴伦娣走到宽大的桌边,他拿起纸笔放到巴伦娣面前示意她开始书写“尊敬的枢机主教大人,在向您报告我的巴尔干之行前,请允许我冒昧的请求您答应我把我所获得的荣誉与您可爱的女儿,巴伦娣·德拉·罗维雷分享,您一定知道我是多么爱她,我把她昵称为我的小管家婆,而这一切都源自与我对她的信任和爱……”
    写到这里的巴伦娣停了下来,她有些脸色潮红的抬头看着亚历山大,看到他宠溺的样子,巴伦娣不由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头:“你这么说是不是为了讨好我父亲?”
    “当然是为了讨好他,”亚历山大没有犹豫的点头承认,然后在亲吻了下露出满意笑容的巴伦娣额角后他的神色慢慢变得凝重起来“尊敬的大人,我会在刚刚回到蒙蒂纳后就迫不及待的给您写信,是因为我认为当前的局势已经到了个令人担忧的地步,虽然还不清楚法国人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样的方式发动入侵,但是我们都知道这场战争是无可避免的,而据我所知法国国王路易十二与查理八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相信这也肯定会影响到太多的人对法国人的态度,在这种情况下请允许我在这里向您建议重新考虑与法国之间的关系。”
    巴伦娣正在书写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她有些错愕的看着亚历山大,似乎没有想到他刚刚回来就向自己的父亲发起了“挑战”。
    “你是要建议我父亲站到法国的敌人一边吗?”
    巴伦娣有些意外的问,虽然她也知道父亲对法国人的态度明显不如当初查理八世在世时候那么亲密,可她显然还没想过有一天父亲会公然与法国为敌,毕竟罗维雷家能回到罗马重掌大权依靠的就是给法国人当带路党,可现在亚历山大却公然劝说老罗维雷重新考虑与法国的关系,这让巴伦娣不禁担心这可能会彻底的触怒她的父亲。
    看着巴伦娣满面担忧的样子,亚历山大怜爱的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到书桌上。
    没有多久,在巴伦娣因为身体上带来的震颤险些踢翻旁边的墨水瓶时,亚历山大才在她耳边轻轻安慰到:“放心,你父亲不会生气的,相反他会为有我这么个知趣的女婿感到高兴。”
    而回答他的,是巴伦娣发出的高亢的呼声。
    “回家真好。”
    听着巴伦娣的“吟唱”,亚历山大心满意足的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