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谁主伦巴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1500年年初的冬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冷,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大雪似乎把整个世界都掩埋住了。
    除了这场雪,还有另外一年事让1500年从一开始就注定这是不平常的一年。
    法奥两国在北意大利的战争变得出人意料的残酷,双方的军队甚至在大雪漫天的日子里也不得不艰难的跋涉行军,法国人在通往米兰的路上勉强建立起了一条并不牢固的防线,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奥军向米兰撤退,这条防线建在没有任何地形可以用来依靠的伦巴第平原上,虽然原本有些河流可以作为天然屏障,但是河面的封冻让这个屏障也没有什么可以依赖的了。
    而且因为担心奥利地人可能会从其他地方绕过去,法军不得在通往米兰的好几处要道上把原本就不充裕的兵力分摊开来,这就让法国人的方向其实变得十分脆弱甚至是漏洞百出。
    唯一可以让法国人感到稍微欣慰的,是他们的敌人并不比他们好多少,相反奥地利人的情况也糟糕的很。
    凭借在亚历山大里亚为数不多的储备,奥地利军队苦苦支撑着,虽然在兵力上更占优势,但是马克西米安却很清楚因为亚历山大没有足够多的补给,他的军队正面临着可能挨饿的危险。
    另外让皇帝不安的就是连续几次与法国人的交战让他尝到了法国火炮的厉害,奥地利军队里如今正弥漫着一种对法军火炮的恐惧感,这让他的军队在进攻的时候总是畏缩不前,很多部队习惯的试图躲开法国人的火炮阵地,但是敌人显然很狡猾,法国人把火炮安置在了整个法军阵地几乎就是正中央的地方,这样只要需要他们可以尽快把火炮调动到防线的各个地方,虽然这样做或许会耽误些时间,不过法国人却坚持要集中使用那些武器。
    而从战斗的结果看,法国人的决定是正确的,当几十门火炮同时迎面射来炮弹的时候,那种瞬间产生的巨大破坏产生的威慑力甚至比他们造成的伤亡更可怕,奥地利人已经有不止一只军队在遭到第一轮炮击就彻底崩溃的,而这种恐惧正在整个军队里蔓延,这让马克西米安觉得自己在兵力上的优势已经变得荡然无存了。
    不过这些都还不是最可怕的,最让人感到绝望的,是没有人知道这种在冰天雪地里的挣扎什么时候结束。
    即便是以纪律严明著称的瑞士人也开始有些受不了了,他们的队长找到皇帝的人希望能把他们要求冬营的要求转告皇帝,只是这个请求并没有传达到马克西米安那里,因为法国人忽然出人意料的主动发起了进攻。
    其实在这种完全近乎野战的战场上,谁首先发起进攻已经没有区别了,当听说法国人杀来的时候,马克西米安甚至还不由松了口气,他知道如果让他下令继续向法军进攻很可能会遭到手下将领们的反对,现在法国人主动打了过来,这个难题也就不存在了。
    路易十二的日子实际上也不好过,和马克西米安一样,他有时候也会不由得怀疑事情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了。
    在他想来,对米兰的争夺原本应该是在春天到来之后,即便意大利的天气很温暖,可也至少要在2月底的时候才会重新开始发动进攻,可是莫名其妙的现在所有人都卷进了一场在严寒的冬季里盲目的杀戮之中,让人觉得无奈的是,这场已经冬季战争就像是已经受惊的疯马,谁也无法阻止它停下来了。
    按照之前与亚历山大的协议,路易十二原定的计划是在阻止了马克西米安向米兰撤退后,利用一连串的战斗迫使奥地利人在1500年到来前退出意大利,至少是要迫使他们停止干预伦巴第,至于接下来和亚历山大的约定,到了那时候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这同样符合路易十二的目的,他甚至在当初听到亚历山大的条件时,甚至有些怀疑亚历山大是他这边的。
    可是战争开始之后路易十二才逐渐发现事情和他想象的并不相同,特别是虽然因为战事的拖延很快时间就过了之前约定的时限,可路易十二怎么也没想到亚历山大的反应会是进入伦巴第后先是占领了米兰重镇帕威亚,接着就进军蒙扎。
    折让路易十二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不想被人前后夹击,他就必须在蒙蒂纳人直接进入战场之前击败奥地利军队,然后他才可以回过头来对付那个捡便宜的贡布雷。
    所以法军首先主动发起进攻,按照路易十二的意图,他要趁着奥地利人距离背后的亚历山大里亚还很远,一举击垮当面之敌,最好是能直接把马克西米安的主力赶往北方的都灵,而不是赶回亚历山大里亚。
    所以法军从刚一发起进攻就把进军路线主要安排在了战线的南翼,这样做既是为了希望趁机切断奥军退路,然后由南向北的把奥地利人赶往都灵,也是为了尽量保护他们与热那亚之间的交通联系。
    或许是因为亚历山大在距热那亚不远的拉斯佩齐亚留下了一支防守部队的原因,路易十二总觉得热那亚并不是那么安全。
    法军的进攻十分迅速也很成功,虽然也并不适应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作战,但是与奥地利人相比起来法国人的军队显然要更高明些。
    趁着好不容易放晴的好天气,大批法军握着武器踩着积雪嘴里吐出团团哈气,虽然速度不快却还算整齐的向奥地利人的营地发起了进攻,而因为原本是打算进攻,所以奥军营地前几乎就没有修建多少用来防御的工事。
    所以当法军出现在奥军营地前不到三分之一法里的地方时,奥军也已经列队等待,一场风雪之后的战斗随即展开。
    科茨察赫赶回奥地利营地的时候,两军的战斗刚刚告一段落,或者应该说奥地利人刚刚被法国人打中了第一拳。
    看着到处都是惊慌不安的士兵或是茫然无措的士兵,科茨察赫让随从驾着马车直接从那些败退的队伍中间穿过去,虽然这样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但看着马车的护卫身上的盔甲,士兵们也知道车里的应该是什么大人物。
    科茨察赫有些焦急,他担心马克西米安会在他回来之前做出什么冲动的决定,譬如下令进攻米兰会是与路易十二暂时停战,如果那样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连宫相都无法想象。
    所以现在虽然看到奥地利军队似乎吃了败仗,但是至少不同担心会发生他最担忧的事情,这让宫相不由松了口气。
    只是很快科茨察赫就发现他这口气松的有点太早了,因为法国人接下来没有丝毫要停留下来的意思,而是在首先击败奥军居于南翼的部队后,冒着刺骨寒冷的北风向着位于奥军背后不远处一片树林中的皇帝所在的营地继续发起了进攻。
    原本已经因为失利万分气恼的马克西米安意识到了威胁,他不明白为什么法国人没有如以往那样取得胜利后就停下来,而是继续穷追不舍的杀了过来,不过他显然对成为法国人的俘虏不感兴趣,于是皇帝立刻下令营地转移,同时他命令重新集结军队,准备再次和法国人见个高低。
    科茨察赫就是在这个时候回到奥军大营的,结果就是宫相根本来不及向皇帝报告这趟帕威亚之行的结果,就不得不跟着皇帝的卫队向北撤退。
    而在他们后面大约1法里不到的地方,法国人则不紧不慢的在法军司令官郎瑟热伯爵的指挥下如同驱赶羊群般的赶着奥地利人向被不停的逃窜着。
    1500年1月,以法国人在梅代附近第三次击败奥地利军队为开始,法奥两国之间的战争进入了一个以击败和杀伤敌人,而不是多年来已经形成的占领城市为目的的新阶段。
    就在法奥两国为战争目的开启了新篇章的时候,谢尔也迎来了他人生中一个重大的时刻,他终于见到了那位传说中
    inject()
    近乎万能的御前官,宫廷总管,和伯爵老爷身边体己人,那个传奇般的摩尔人乌利乌。
    当看到老爷见到乌利乌那愉快满意的微笑,甚至还伸手拥抱了他,称呼他为“我的好伙计”时,谢尔是多少有些嫉妒的。
    他已经听过太多关于这位总管的种种传说了,不过其中给谢尔印象最深的还是似乎这位御前官在老爷的那些女人那里都很吃得开,他总是能如鱼得水的在那些女人周旋而又能聪明的让自己不至于卷进麻烦当中,甚至据说就是那位听说很不好伺候的那位卢克雷齐娅夫人,对乌利乌的态度也还说得过去。
    当然谢尔不会认为这包括女大公殿下,因为根据一些小道消息说,女大公殿下似乎和伯爵老爷的所有手下都矛盾重重,因为当初她就是被那些人一起合谋从老爷身边赶走的,而乌利乌似乎就是其中的主谋之一。
    这种种的传说让谢尔对乌利乌不禁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所以他很想就想见到这个传奇仆人了。
    只是让谢尔没想到的,是这个被很多人视为与奥孚莱依一样,分别为亚历山大军队和宫廷中的代理人的总管看上去却是个很腼腆的年轻人。
    在亚历山大面前,乌利乌很恭敬,回答伯爵的提问时他始终身子微倾的站在那里,很谨慎而有谦卑的应对着,丝毫没有因为之前做的那些事显出丝毫的倨傲怠慢的样子。
    谢尔立刻觉得自己学到了什么,这让他对这位总管有了个更深的印象,只是对于老爷俩人说的那些事他却始终似懂非懂,这又让巴尔干人在嫉妒之余,又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赶不上总管大人而有些沮丧。
    “卢德维科的态度并不坚决老爷,”乌利乌对听完他米兰之行陈述后默默沉思的亚历山大提醒着“您知道我以前就见过这个人,”看到亚历山大点头回应,乌利乌接着说“不过这次我再见他,觉得他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以前的他或许空有野心而没有能力,可至少那时候的他即便是愚蠢也还算是勇敢,可现在的卢德维科看上去就像座随时都会垮掉的破房子,我是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亚历山大轻轻摆手阻止了乌利乌的解释。
    亚历山大知道乌利乌对那个人的形容是正确的,卢德维科之前把查理八世引入意大利却遭到法国人背叛的遭遇,给了他很严重的打击,因为这个在后来的反法战争中卢德维科成了反法神圣同盟中最积极也是最极端的一个,他甚至不惜到处举债也要组建军队和法国人死磕,那个时候的卢德维科虽然因为是引发了法国入侵的罪魁祸首,但是至少当时他还是很活跃也对能击败法国人抱着很大信心的。
    可是这一次,花血本组建的军队被彻底打残,而他自己也像狗似的被法国人赶出了几代人统治的米兰,这给了卢德维科致命一击,并且彻底击碎了他的信心。
    历史上的卢德维科在马克西米安的复制下短暂复辟没有多久就再次被法国人赶出米兰,随后不久就被发法国人俘虏囚禁,直到死也没有机会再次回到米兰。
    这样的卢德维科,正如乌利乌说的那样,就如同一座随时都会垮掉的破房子,因为支持他信心的内心支柱已经塌陷了。
    不过这次事情却和历史上有些不同,法国两国没有如历史上那样虽然已经开战却又相互回避,甚至连米兰再次被夺,卢德维科后来被法国俘获,奥地利人也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
    这一次法奥两国甚至在还没有接近米兰的时候就发生了一场场的激战,特别是如今,他们更是冒着严寒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役。
    “卢德维科愿意接受您提出的和谈,另外他希望您能成为这场谈判中重要的仲裁人。”乌利乌的声调微微有点激动“他希望用伦巴第铁王冠做为换取您仲裁人和向伦巴第做出安全承诺的抵押品,希望不论什么时候米兰遭遇危险时都能得到您的支援。”
    亚历山大认真听着,然后他站起来走到乌利乌面前,伸手轻轻拥抱了他一下,在轻拍乌利乌后背时,亚历山大低声说:“干得好,乌利乌。”
    随着亚历山大放开手,乌利乌弯腰鞠躬:“那么大人,您什么时候前往蒙扎?”
    听到蒙扎,即便是在一旁不是很明白的谢尔也不禁心头一热,目光中闪过激动神情。
    蒙扎的大教堂里保存的伦巴第铁冠所拥有的巨大意义在这个时代的人心目中是毋庸置疑的,一想到那顶铁冠居然会为自己的主人所有,谢尔不由激动的有些颤抖起来。
    “奥孚莱依已经在那里了。”亚历山大随口说,听着乌利乌黑亮脸上露着不解表情的说“可是老爷,那是伦巴第的铁冠啊”,亚历山大好像才忽然醒悟过来似的“哦”了一声说到“那就你去再辛苦的跑一趟吧,去帮我把那顶铁冠带回来。”
    乌利乌有点茫然的鞠躬点头,然后才忽然意识到亚历山大说的是什么:“老爷,您是说让我去蒙扎?”
    “对,”亚历山大转身看看房间四周围着墙壁一圈的高大书架上那些看上去似乎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完的各种书籍资料有点兴奋的说“我在帕威亚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知道吗乌利乌,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有很大收获,可实际上这趟伦巴第之行的成果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只是这座图书馆就足以让我愿意用2个团的代价来换,我已经想好了等回到比萨就立刻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处理大学和教育的事务,到那时候也许你们所有人都会变得更忙的。”
    看着乌利乌兴奋的神情,乌利乌也不由回头看看四周的书架,然后用一丝略显伤感的腔调说:“很多年前我曾经见到过这样地方。”
    “是在东方吗?”亚历山大忽然问。
    乌利乌犹豫了下,随后躬身点头:“是的老爷,是在我以前主人那里,在尊贵的大维齐尔的故乡我见到过这种情景,不过可惜后来那一切都归别人所有了。”
    “巴耶塞特。”亚历山大低声说,看到乌利乌黝黑的脸上忽然微微抽搐狰狞,亚历山大慢慢坐回到椅子里“乌利乌,这里的事情办完后我可能就要去卡斯蒂利亚。”
    乌利乌瞬间神情一振,虽然很早时候就已经隐约知道了些事情,但是这却是亚历山大第一次正式和他提到关于伊比利亚的话题。
    “老爷我会一直跟着您的……”乌利乌恭敬的说。
    “不,”亚历山大抬手阻止了乌利乌的话“我在考虑或许你应该回家了。”
    “回家?”
    乌利乌有点茫然,对于家这个地方,他已经逐渐习惯了是蒙蒂纳,比萨,佛罗伦萨,甚至罗马的马力诺宫,可亚历山大显然说的不是这些地方。
    “我是说东方,你真正的家,”亚历山大看着乌利乌“你应该已经知道康妮欧夫人去了哪里,她现在在东方一个人办事很艰难,而且我也不信任她,所以我想派你去那里协助她,要知道她现在正在做的可是一件或许能够印象到奥斯曼帝国未来的大事。”
    乌利乌无声的向亚历山大行礼,他已经知道老爷要他去干什么。
    虽然这的确是个很艰难的任务,可一想到要回到东方,乌利乌的心就不由剧烈激动起来。
    1500年1月中,蒙蒂纳总管,比萨宫廷御前官乌利乌抵达蒙扎,在蒙扎主教和一众教会人士瞠目结舌而又无比失望中,乌利乌以亚历山大代理人的身份宣布蒙蒂纳伯爵为伦巴第铁王冠的保护者。
    至此,亚历山大的伦巴第之行,初具成果。
inject()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龙魂特种兵

    最新章节:第2260章 惨烈一战
    热血战斗,保家卫国,誓死守护,傲骨无双铸军魂!

    东方小少09-17 连载中

  • 如意小郎君

    最新章节:【后记】
    21世纪双料硕士,魂穿古代。  没有戒指,没有系统,没有白胡子老爷爷,连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都没有……  贼老天,开局什么都没有,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让我怎么玩?  腹中饥饿难耐,心里郁闷透顶,唐宁忍不住抬头竖起中指:“贼……”  有一物从天外飞来,正中额头。  抱着大红绣球,晕倒之前,他只想问一句:“哪个杀千刀给绣球里塞了石头!”  再睁开眼时……  有丫鬟笑靥如花:“姑爷,小姐有请!”  有女子眉眼如画:“相公,妾身有礼!”

    荣小荣09-05 连载中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最新章节:第1784章 报警吧
    一个古董商人兼古玩藏家带着几十年的从业经验,回到80年代中期自己年轻时。然后,他发现想要找好藏品是如此简单;至于发财?不好意思,还得一步步来......(血蝠自《苏联英雄》后六年,我回来了。这些年一直在兼做古玩生意,所以这书还是比较贴近现实的,望书友支持。)

    血蝠10-11 连载中

  • 苏联1941

    最新章节:第五百六十章 欺骗
    对于曾在战争中厮杀过的人来说,战争永远不会结束。  但萧远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一场已经结束的战争。  古德里安?  隆美尔?  曼施坦因?  苏联只需要一个小兵……舒尔卡

    远征士兵09-23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