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公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布列塔尼的郎瑟热伯爵躺在床上,在他旁边有两个医生一直在忙忙呵呵的,只是他们显然是在瞎忙,看着伯爵肋骨下已经泛黑的伤口,两个人却显然是束手无措。
    谁也没有想到,当法军一路高歌的向奥地利人发起冲锋的时候,作为战场指挥官的郎瑟热伯爵却被自己人的火炮打中了。
    这真是的是个很悲伤的故事,法军的火炮显然跟不上普通士兵进攻的速度,或者也许是这位伯爵太过靠前,总之不知道怎么,一颗炮弹落在了郎瑟热伯爵站立不远的地方,那炮弹砸断了一棵树,而一截飞溅的树杈恰好戳中了郎瑟热伯爵。
    卫兵们立刻把伯爵送回到了后面的营地里找医生治疗,但是看着伯爵肋骨下的创口,两个医生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灌了伯爵几口烈酒之后,帮他把那截树杈拔了出来。
    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伯爵的创口似乎是感染了,出现浓水的伤口边缘开始腐烂,而医生们的办法就是给已经开始发烧的伯爵放血。
    虽然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人提出过放血并非是治疗一切病症的万灵药,可在这个时代这种粗犷而又暴力的办法却依旧被视为是最有效的,尽管也有医生试图通过使用药草提取药剂来代替放血,可是并不见成效的结果却很快就让人们失去了耐心。
    “放血,放血,放更多的血,只有这样才能把身体里的病症排除出去,”医生们用刀子在伯爵手腕上花开口子,然后用专门给大人物们看病才会使用的银盆接着不停流下的血水,而在旁边的房间里路易十二焦急的等待着结果。
    查理八世给后任留下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法兰西,一个老婆,和包括郎瑟热伯爵在内的一群颇有抱负的大臣和将军。
    路易十二对郎瑟热伯爵是很看重的,他知道自己或许能当个被人称道的君主,但是他并非是个能在战场上指挥若定的军人,所以他把军队交给郎瑟热伯爵指挥,而伯爵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在梅代的三次胜利证明了这位老将军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将领,更重要的,是他是个布列塔尼贵族,这就让路易十二更满意。
    布列塔尼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法兰西的君主们,与勃艮第始终和王室公开为敌不同,布列塔尼的手段更加隐秘却又更具破坏,在平息了大胆查理之后的法国虽然没有如愿以偿的吞并整个勃艮第,但是至少算是彻底解决了来自这个始终独立的公国的威胁。
    可是布列塔尼的问题却一直到查理八世的时候还有着不小的隐患。
    而郎瑟热伯爵忠心王事的举动在这个时候就彰显出重要的意义了,甚至可以说伯爵已经成为了继国王与王后结合一来,布列塔尼忠于法兰西的标杆,现在看着这位伯爵身负重伤,生命垂危,路易十二自然焦急万分。
    更糟糕的,是伯爵是被法军自己的炮弹击中的,这就引来了太多的风言风语和种种猜忌。
    路易十二觉得快要发疯了,他严命必须查清是哪个混蛋打的那一炮,要知道这可能会成为导致布列塔尼人对王室甚至是整个法国都产生巨大的敌意。
    毕竟之前郎瑟热伯爵伯爵的表现太好了,这就难免对让人猜想伯爵迅速蹿升的的巨大声望可能会让国王感觉受到了威胁,这实在是太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没有任何一个君主愿意看到个臣子的名声压过自己,特别还是个来自如布列塔尼这种不稳定的公国的军人。
    路易十二的担忧并非是多余的,虽然他和王后的婚姻的确保证了法兰西的完整,但是依旧有一部分布列塔尼人不肯善罢甘休,路易十二甚至已经可以想到那些人如今会如何煽风点火,甚至就是在现在,军队里已经有些布列塔尼人开始不安分了。
    “必须把伯爵治好知道吗,”国王对从里面走出来的一个身上套着脏兮兮的皮围裙,与其说是医生不如说更像个屠夫的医官大声命令着,可看医官那一脸为难的样子他就知道事情可能很不乐观了的“告诉我伯爵能康复吗?”
    “对不起陛下,这个事呢不好说的,伯爵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我们在放血,对,放了血就会好些的,只是这个事吧……”
    看着吞吞吐吐却就是没个准话的医生,路易十二脸颊微微颤抖,他能想象到如果伯爵有什么不测会引起什么样的流言和动荡,至少在战场上他刚刚取得的胜利都可能会保不住的。
    路易十二并没有因为连续几次胜利就轻视奥地利人,他知道马克西米安的军队其实是在施瓦本失利后没有来得及修整就又再次投入意大利战争的,而且起初奥地利人的兵力还要比他更少,可即便是马克西米安还是夺取了米兰,所以路易十二一点都没有因为眼前的胜利沾沾自喜,而且随着郎瑟热伯爵的意外负伤,法军内部已经出现了不稳的迹象,这让路易不能不担心失去了郎瑟热伯爵的有力指挥的法军,是否能在之后的战斗中继续占据优势。
    调查很快就出来了,而让路易无语的是,郎瑟热伯爵被炮击的真相里没有什么他之前猜想的试图挑起法兰西分裂的阴谋诡计,只是几个炮手在喝多了之后醉醺醺的胡乱瞎打闯下的大祸。
    那几个炮手已经被逮捕,等待他们的原本是不经审判就直接吊死在炮车上的惩罚,可是因为伯爵意外负伤造成的动荡和谣言,路易十二下令进行一场公开审判,他必须让所有人知道这件事里没有任何阴谋,更和他毫无关系。
    只是人们愿不愿意相信这个调查结果,路易就管不了了。
    现在对他来说郎瑟热伯爵的生死才是大事,这不仅关系到整个法军在意大利的处境,而且还关系着国内政局的稳定。
    所以路易十二抽空给王后写了封长信,在信里他提到了伯爵如果不测可能会引起的种种动荡,他要求做为摄政的王后一定要帮助他稳定国内局势并及时向他报告,如果必要他会尽快结束在意大利的战争,返回国内稳定政局。
    路易的确做好了这个准备,他下令法军停止继续进攻,甚至连奥地利人仓促的把留在亚历山大里亚的补给运走了也没有阻止,他现在需要的是稳定法军内部。
    法国人突然停止进攻的举动让奥地利人很意外,马克西米安甚至认为这是路易十二的又一个阴谋,所以没有因为法国人停下来而放松,相反他带着卫队和一众大臣连夜向都灵撤退,同时下令亚历山大里亚的守军放弃城市,带着剩余的补给迅速和主力会合。
    经过连续几次战斗,奥地利人的损失已经很惨重了,原来在兵力上对法国人的优势如今已经并不明显,最糟糕的是因为连连战败整个军队的士气一片低落。
    从瑞士战争失败到如今被法国人追着跑,大半年的时间里奥军连连吃到苦头,这让整个奥军普遍沉浸在一片失败的沮丧之中,除了这些,让皇帝更担心得是他能够支付给瑞士的薪水已经不多了。
    之前亚历山大通过犹太人给马克西米安提供的资金在这几个月当中已经消耗掉了大半,其实如果按照以往的战争规模和方式,那笔钱其实还是可以再坚持一阵的,但是连续的激烈交战让物资补给比以往任何一场战争的损耗都要大得多,这么一来那笔钱就显得不够花了。
    “陛下,这样下去我们不可能坚持到收秋税,甚至可能连夏
    inject()
    税的时候都赶不及,”看着忧心忡忡的走来走去的马克西米安,科茨察赫低声提醒着“这个时候接受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建议并不有损您的尊严。”
    “我不是在意那些看不见的尊严,”皇帝停下来对宫相说“要知道我遇到过的有损尊严的事太多了,我曾经被一群商人围堵在朋友家里困了整整半个月,还有就是被别人抢走了已经签订了婚约的妻子,所以对我来说有损尊严只会让我记住那些耻辱然后报仇雪耻,我担心的是这可能会成为让那个贡布雷借机深入伦巴第的借口,当然我们都知道他的目的就是这个,可我们即便不能阻止他,也不能成为他这么做的帮凶。”
    科茨察赫暗暗叹息,他知道皇帝说的没错,而且马克西米安显然看得更远,皇帝不但已经意识到亚历山大的野心,而且比其他人似乎看得更清楚,他已经可以确定亚历山大是要趁机染指伦巴第了。
    “所以宫相你依旧觉得我们应该接受蒙蒂纳伯爵的建议吗?”马克西米安一世问,看到科茨察赫露出犹豫的神情,皇帝的嘴唇不由微微绷了绷“这正是我担心的,你认为法国人会怎么看待这件事,他们或许会很高兴蒙蒂纳人搀和进来,至少那样他们的正面敌人就少了一个,可怕的是这可能只是个开始。”
    科茨察赫点点头,皇帝说的没错,路易十二想来是愿意看到原本应该是奥地利同盟的蒙蒂纳人成了所谓的第三方势力,这不止是蒙蒂纳人态度的转变,甚至可以成为今后反法同盟中其他国家的态度,他们会以单独的干预者而不是奥地利盟军的方式纷纷介入伦巴第,而这对路易十二显然要有利得多。
    可是不接受亚历山大的提议吗,想想如今皇帝糟糕透顶的财政状况,科茨察赫觉得拒绝显然是不现实的。
    而且科茨察赫实际要比皇帝本人更清楚如今奥地利面临的麻烦。
    德意志城邦的很多商会如今都或多或少的与贸易联盟有着种种联系,这联系有些是因为商业上的往来,有些却和当地贵族有着深深的关系。
    自贸区从一开始就不是个纯粹的商业组织,而是与各地领主有着种种利益纠缠的政治势力的变种。
    从与塔兰托伯爵签订合约开始,自贸区就以这种方式在各地看似悄无声息的发展,那些当地的大贵族和领主成了自贸区最大的受益者,也自然成了为了维护自己利益而与自贸区联系起来的一份子。
    科茨察赫可以想象那些德意志领主们一旦得知皇帝陷入了财政危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对他们来说,如果既能从皇帝那里赚取大笔的钱,又可以利用自债务问题要挟皇帝,甚至向他提出对德意志城邦自制权的让步,那么他们很可能不但不会阻止,甚至还会在其中推波助澜,到那时候即便马克西米安一世躲过了破产的窘迫,可也很有可能坠入城邦领主们的胁迫之中。
    也许从一开始就亚历山大就想到了这种可能。
    这个想法让宫相不安起来,他不知道亚历山大是不是真的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这一切,但是现在的形势却正向着他担心的方向发展。
    “陛下,您必须接受蒙蒂纳伯爵的建议,”科茨察赫觉得不能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对自贸区潜力的了解让他知道必须在皇帝做出错误决定之前阻止他“法国人现在和我们一样疲惫,虽然他们一直在取胜,但是请您不要忘了他们是在敌国作战,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对他们有敌意,对他们来说想要获取一点点的补给都很费力,因为没有人肯和他们打交道,冬天对我们是残酷的,同样对他们也是,所以陛下我们只需要坚持下去就能扭转局势,可是如果拒绝蒙蒂纳伯爵的条件,因为与他的债务纠纷就会把我们拖垮的,那就等于是把他直接推到了法国人那边。”
    马克西米安静静听着,即便是在听到比这个更坏的消息时皇帝也没有暴跳如雷,正如他自己说的,他经历的已经够多了,足以让他能够冷静的对待那些看上去似乎随时都会变成灭顶之灾的巨大变故。
    “如果我们接受他的条件,他就会成为继我和路易之后第三个对伦巴第事务有发言权的人,我想这个才是贡布雷最希望得到的。”皇帝用力攥下拳头表示心中的愤怒,不过接下来却还是无奈的松开手掌在面前桌子上轻轻拍着“可是我必须接受这样的条件吗,就因为那个贡布雷,还是因为斯福尔扎?”
    马克西米安原本冷静的脸上终于慢慢溢出一股怒火,他盯着科茨察赫冷冷的说:“斯福尔扎已经同意接受贡布雷的调停,他这是对同盟的背叛,更是对我的背叛。”
    “斯福尔扎已经没有用了,陛下,”看着皇帝终于露出的愤怒神色,科茨察赫心头无奈暗叹一声“现在对他来说唯一想要做到的就是保住自己米兰公爵的宝座,所以只要有一个人答应可以帮助他,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投靠过去,所以陛下他对您已经没有价值了。”
    马克西米安再次的用力攥紧拳头然后松开,接着再攥紧再松开,如此几次后,他歪头看着宫相:“你认为怎么样,那个蒙蒂纳伯爵只是想在伦巴第发展他的影响力,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用意?”
    “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科茨察赫想了想回答着“他有很大的野心,这完全可以肯定,或许他的确不满足与只成为罗马涅和托斯卡纳的主人,但是现在看来他干预伦巴第还只是为了保证他在那些地区的统治不会受到侵犯。”
    “用进攻代替防御不是吗,想的真好不是吗,啊?”皇帝的右拳一下下的砸在自己左手里,然后又攥在一起微微用力捏着,过了好一阵他忽然扭头对科茨察赫说“以我的名义给他写封信,告诉他我愿意接受他的条件,也承认他做为他罗马涅与托斯卡纳公爵的身份,但是我要他必须公开宣布加入神圣联盟反对路易,还有我要他必须宣布不会支持卢德维科。”
    看着皇帝的目光,科茨察赫先是深吸口气,随后才鞠躬点头转身离开。
    只是离开皇帝的房间后,随着一股淡淡的白雾飘起,科茨察赫才把憋在心头的那股气息慢慢吐出来,
    在科茨察赫看来,亚历山大试图通过主动出击确保罗马中部领地安全的目的看上去似乎已经达到了,而皇帝也终于可以避免面临破产的窘迫困境,这一切的结果看上去似乎很完美,至少算是皆大欢喜。
    只是不知怎么,宫相总觉得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或者说他觉得亚历山大似乎还有着另外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而这才是让科茨察赫始终心头不安的原因。
    在法奥两军激战与亚历山大里亚附近时,蒙蒂纳军队先是分别占领了帕威亚和蒙扎,随后宣布自己为伦巴第铁王冠的保护者,接着又以仲裁者身份公开呼吁召开伦巴第和谈会议,一时间蒙蒂纳伯爵的大名响彻欧洲大陆。
    可是亚历山大最终却没有以胜利或是拯救者的姿态进入米兰,这让包括已经认命的卢德维科在内的很多人都感到很意外。
    在接到科茨察赫的以马克西米安一世的名义写来的那封信后,亚历山大把所有人赶得远远的,然后关起门来不停的翻着跟头足足大笑了一刻钟,直到累得再也爬不起来才瘫倒在椅子里喘着气拿起一支羽毛笔。
    他要给很多人写信,因为接下来他就真的要忙起来了。
inject()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